范文阅读网

第五十二章 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靠,真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胖子不满的撇了撇嘴,“不过肉是你们弄来的,我没发言权,你要真想让他们吃,就让他们吃吧。”

    “唉。”刘畅叹了一口气,用怪异的眼神看了小勇母子一眼,发现自己在决定杀他们之后,他们竟是看着不是那么的碍眼了。

    他招呼了两人一下,裂开嘴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来一起吃吧。”

    “就是嘛,还是这位小兄弟明事理!”听到刘畅的话,小勇的母亲又露出了那种泼妇骂街胜利后的得意眼神儿,他拉着儿子从床上站起来看着胖子说道:“多大点事儿,以后都是一个宿舍的,不就应该相互帮助吗?”

    “呵呵,这会在这说好听话了,早干嘛去了?住这这么多天,除了见你故意找事儿之外,还真没见你帮过我们。你以后也少跟我说话,我不稀得搭理你。”胖子别过头去,他的态度自然也招致了那一对母子的不满。不过好在刘畅适时的打断了这尴尬的气氛。

    “算了吧,少说两句,一起吃东西。都饿了吧,我也饿了。”刘畅坐在自己的床铺上,深吸一口气,说道:“小静,去把门锁上。”

    “嗯。”小女孩乖巧的点了点头去把宿舍的插销给插到了门闩上。

    而李轻水也在一边默默的把泡着福尔马林的蛙肉从桶里拿出来放到了那个放着清水的桶里用力的涮洗了一遍,尽量稀释那些福尔马林的残留后,递给了一人一份蛙肉。

    接到手肉食后,那对母子的不满立刻烟消云散,不再说话,低头狂啃起了这些鲜嫩的物事。而刘畅也拿起手中的肉开始啃食了起来。

    生肉这是他这辈子以来第一次吃,味道不算很差,口感比熟肉还劲道些,虽然肉上有福尔马林那种刺鼻的气味儿,但是再怎么差也比他住进来第一天时吃到的屎味浓汤要好上百倍。

    而且看那对母子饕餮般的吃相,刘畅也能判定的出,这肉也同样比树根要好吃百倍。

    不过不知道是因为烧伤还是什么原因,今天的他倒是没有什么食欲。手中的一块肉仅仅吃掉了半份,他就感觉吃不下了,把吃剩的肉重新泡回福尔马林,刘畅坐在床上愣愣的看着空气,眼神没有聚焦。

    “你不舒服了吗?”看到他的这个样子,胖子关切的问道:“你确定这烧伤好了?看着怎么还是血淋淋的,要不要让黄医生再看看?一会吃点消炎药吧?”

    “没事儿,除了疼之外,没什么其他的感觉,我一会吃点药过几天就没事儿了。”刘畅别过头去,不再去看那些吃肉的人们。

    “我们的吃完了,还有吗?”可是耳侧还是能听见那对母子的声音。

    “吃吃吃,你们都吃一斤多了,还要吃?”随后是胖子的声音。

    “让他们吃吧,应该饿很多天了,吃顿饱的也不容易。”最后是李轻水的声音,他的话音落了之后,就是在水缸里捞肉的声响。

    这些声音让刘畅思绪有些烦乱,随后胖子刚才说的那句他没在意的话不知怎的再次蹦入了他的脑海,他突然想到那个同宿舍的女子医生也在这里,所以他又转过头去看到了那个木讷的背影。

    “黄医生,今天谢谢你去看我,你不一起吃吗?”刘畅冲着那么面墙的背影喊道。

    “我不饿。”女子转过身,警惕的看了这边一眼,似乎品出了点诡异。

    看到女子的眼神,随后他就是一阵沉默。

    或者说是刘畅脑中迎来了一阵沉默,在黑夜彻底来临前,刘畅脑子里除了那对母子吞咽食物的声响,再也没有出现过其他的声音,脑中一片空白的他一直依靠在床背上,直到世界变得黑暗了起来。

    “小静,今天我不能搂你睡觉了,我的整个前胸和腹部这里都烧伤了,碰着疼。”黑夜到来之后,刘畅呼吸了一下冰冷的空气,起身把小女孩抱到了那张空着的上铺,勉强裂开嘴露出了一个笑容:“今天你自己睡,不会害怕吧?”

    “没事儿的,哥哥早点好起来。”小女孩点点头表示自己不会害怕,随后很听话的躺了下去,虽然睡不着,但还是闭上了眼睛。

    “这编织袋上那么多血,都臭了,不扔太难闻了这放一晚上,我扔了吧?”临睡前,胖子发现今天装蛙肉的袋子上满是血渍。

    “先放那吧,明天我仍。”李轻水制止了胖子,“你上床睡你的觉吧。”

    “哦。”胖子也没多说话,听话的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而李轻水在安置好所有人后,从兜里掏出了今天去医院顺手拿的药片,走到刘畅床前递给了刘畅:“消炎药和抗生素,不要以为身体壮就可以不用吃药了,吃了药,早点休息。”

    交代完了这句话,李轻水也爬上了自己的床铺。

    而刘畅看着药片愣怔了一回,也没看说明书,胡乱吞了几片之后躺在了床铺之上,开始看着窗外那没有景色的世界。

    直到黑夜彻底降临。

    睡不着的人的夜晚总是显得很是漫长,刘畅在心中一边默默的数着数,一边打发着无聊的时间,直到他的生物钟告诉他时间已近凌晨,直到他的听觉告诉他周围人的呼吸和心跳都平静了之后,他才不动声响的从床铺走下,摸出藏好的手术刀,赤脚走向了那两个熟睡的身影。

    刘畅的脚步很轻,轻到他自己都听不见,轻到他可以接近动物几米之内都不会被发现。所以,在这黑夜的笼罩下,他丝毫不认为自己接近一个睡着的人会有任何被发现的可能。

    但是他仍旧很紧张,虽然连日来锻炼出来的能力已经让他可以平稳的控制自己的心跳声,但是口中发酸的唾液还是告诉他——他很紧张。

    平静状态之中去杀人,他还是第一次。前一次杀人是救小女孩的时候,当那帮恶人用匕首划伤小女孩的脸颊之后,他忍不住心中的愤怒才去杀的人。杀的时候没什么特别的感觉,甚至还有一丝丝的快感,因为在愤怒的状态下,人做任何暴力的事情,都是不会经过大脑的批判的。

    但是现在不同,他虽然心情很紧张,但心态却是平静的,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用手中锋利的刀子,去杀两个毫无还手之力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