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一百六十二章 突然的饥饿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找他们做什么?”米兰问道:“那地方可不是谁说去就能去的。”

    “没,我就是先看看。”刘畅说着话,就催促道:“别墨迹了,赶紧走。放心走,没危险的,就是去那门口转转。”

    “哦。”米兰点了点头,“我不管你转不转,反正我只管给你领到地儿,要进去,你自己进去。”

    “放心!”刘畅说道:“我让你进去也没用不是?”

    “也对。”米兰点了点头,跟着刘畅走向了市区一个另外一处。

    穿过破败的街区,和曾经的商业中心,刘畅跟着米兰来到了一栋破旧的写字楼前。

    “喏,就这了,他们这个社团叫困进社,就是带领大家脱困的意思。”米兰作为地头蛇,几乎本能的,就和刘畅介绍着这里的“地容地貌”,“如果是真是外面来的人,应该也知道,我们这座城市,困在这里已经很久了。而困境之中,封闭的环境之中,最容易出现专.制统治。这是几乎是和外界完全失去联系的,所以,这里面的统治者,也更专横跋扈。而相对的,这些黑社团的人,也更加的手段毒辣。”

    “他们不是那么好相与的,反正你注意点就行了。”米兰有些不安的交代道。

    “放心,大家出门都是做生意求生存的,没那么多没用的事儿。”刘畅问道:“他们既然能成这里的一方势力,应该都是和政府部门有关系的。”

    “嗯,手里没武器,谁都不会服你的。”米兰说道:“他们和军政部门是有联系,别说他们,就是李峰也和那些部门有联系,要不然这世道,手里没人没家伙,谁服谁啊?”

    “嗯,那我知道了。”刘畅原地想了一会。说道:“这样,你先回李峰那里等我,我想想这件事情怎么处理。然后等办完事儿了,再去找你。”

    “行,你可别忘了。”米兰不放心的交代着:“我今天的工资,还得你回来才能领呢。”

    “放心。一斤食物,我记得。”刘畅说完这句话,转身离开了这里,走向了那栋写字大楼。

    仅仅两三步的距离,刘畅的背影就彻底被浓郁的雾气所淹没。消失在了米兰的视线之内。

    走到写字楼前,刘畅看着那里的守卫力量,驻足了许久——其实他也有在想米兰说出的问题。一个黑社团的守卫力量,自然不在话下,但是毕竟现在是有求于人,而不是上门找茬,他也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僵。

    但是思前想后,也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刘畅只好硬着头皮走上了前去。

    进入社团守卫人员的视线。刘畅被两个理着平头穿着西装的人叫住了脚步。

    “哪的,干嘛的?”两个人站到了刘畅的面前。

    “额,就这市里的,想找你们帮忙办点事儿。”想不到好办法,刘畅只好如实回答了自己的目的。

    “办什么事儿,你谁啊?”两个人看着他。分辨着他的眉目喝道:“谁啊,以前没见过啊!”

    “你们不认识我。我想找你们办点事儿,酬劳咱可以另算的。”刘畅微笑着。“保证不会让你们吃亏。”

    “吃什么亏,赶紧滚蛋。”两个人听到刘畅的目的,确认了他的身份,脸色直接就拉了下来,“这不是你该进的地方,赶紧给我滚蛋。”

    “这事儿没得商量了?”刘畅看到两人的态度,脸色也僵住了,但是他仍旧不想把事情闹大。

    “滚蛋,别给脸不要脸。”两个人中的一个,说着话,就直接推向了刘畅的身体。

    不过他这种比慢动作还要慢动作的慢动作,自然推不到刘畅,后者微微一侧,他的这一次推搡就落了个空,而且因为自己用力过大,还把身体带着一个踉跄。

    “操.你妈!”在同伴面前失面子,是黑社团成员最不想看到的事儿之一。自己被自己带着差点摔倒,那个推刘畅的人直接恼羞成怒的从腰间掏出了****。

    不过他这个动作自然也升级了冲突的趋势,而这件事情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他的半边脸瞬间塌陷了进去。而他的同伴也在同一时刻,脸部中拳,脸骨塌陷,眼珠鼻梁一下碎成了稀糊一片。

    “操!”一拳打碎别人的脸,这种杀人方式刘畅还是第一次用。想当年他的脸就曾经被那合成人一拳打碎过半边,今天还回去,竟然感觉格外的舒爽。

    毕竟现在的他纯论身体素质,也和当年的合成人不遑多让了,因为有智慧,更是可以武器加身,再加上多种生物技能,刘畅现在要比当年的合成人强大的不止十倍。

    当年的合成人,一个人就相当于一个整编连队的战斗力,现在的刘畅如果有合适的武器在手,更是所向睥睨。

    这两拳下去之后,对方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死了个透彻。而这两拳下去之后,刘畅也是第一次在杀人中获得这么大的快感。一时间他只感觉胸口闷闷的,有种不吐不快的感觉,浑身大量的排起了汗水,身上泛起了一种麻麻痒痒。

    “这是怎么了?”脑子突然昏昏沉沉的,如同中毒了一般,但是还好这次理智尚在,刘畅感觉身上有些不对劲儿,赶忙低头看向了自己裸露出来的手臂——在那里,在那皮肤最瘙痒的地方,他的皮肤已经泛起了褶皱,一层层的如同犀牛一般的褶皮在上面慢慢的生长开来,而与此同时的,一种强烈到无以复加的饥饿感从他腹中隆隆升起。

    这种饥饿感是久违了的,是他一辈子也不曾体会过几次的。

    上次体会到这么强烈的饥饿感,还是四年前在开封喝“屎味浓汤”的时候,而现在这饥饿比那时候来得更剧烈,不单如此,这种感觉还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不断攀升着——那强烈的感觉,不断的冲击着他残存的理智。

    他甚至看到地上刚被他打碎的两具尸体,都有一种想要吞食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