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二百三十三章 两截(一万五求自动订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流的刀从上而下劈了过来,以流的身高和体型,他只能用这种从上而下的方法攻击——因为刘畅的身高,只到他的膝盖。

    所以,他无论怎么劈,斜四十五度还是斜七十五度亦或者直上直下九十度,都是从上到下,很顺手,很简单,也同样很有气魄。

    动作简单不代表就容易躲避,因为在人类的进攻力学体系中,最简单的进攻方法,往往就是最直接有效而且快速的。

    流的刀很快,从上到下,他选择的是九十度的下劈方式—大概是因为刘畅刚才杀死流心的就是用的这种方式,所以流潜意识的,也想用这种方式复仇。

    不过他的复仇终究还是无果的。

    流的刀很快,但是快不过子芈弹,经过一个月训练的刘畅,已经做到了能劈中子芈弹的地步,自然也能躲开流的刀一“只要提前放在那里就可以了……”这句话用到现在就是“只要提前躲过去就可以了“所以,刘畅不比子芈弹快,他却能劈中子芈弹,同样的,他不比流的刀快,他却躲开了这势大力沉的一击,甚至还在对方刀势落地,力道走到了尽头的时候,转身挥刀回击了一下——只不过,他的速度确实比对方慢了不少,所以,他这次试探性的回击,同样无果。

    踩着流的刀背,刘畅一击不中之后再次借力,在刀背上一个弹动,他直接飞出六七米开外,然后一路狂奔的跑到了一动建筑物跟前,然后奋力一跃,跳上了那栋歪斜居民楼的六楼,然后一头撞破窗户,进入了建筑的内部。

    而流随后就尾随而至,他同样一跃而上六楼然后却没有钻入建筑内部。他站在刘畅飞身跃入的窗外,拎起自己长五米的巨型战刀,舞着大刀,左一挥,右一挥,“嗤嗤”两下之后,直接把这栋建筑斩成了两段。

    伴随着轰鸣和泥沙,歪斜的上半截居民楼“轰隆隆”的断成两截,上半截直接划落了地面。而刘畅在屋中看到了这样的景象,二话不说直接再次在地上开了一个洞,一路从六层钻进五层,又从五层钻进了四层。

    而流这次再也不会给他钻地的时机原地一跃而起,飞到十几米的空中后,巨刀从上而下,一刀又竖着把整栋居民楼切成了两半儿。整栋建筑轰然裂开,露芈出了里面的刘畅。

    “跑不了了!”流落入地面,刘畅还在三层的裂缝位置,流直接对着他冲出了自己的拳头。

    三层楼的高度,大约是8米,流的身高将近六米,臂展接近六米,所以,流这拳斜刺而出很是顺手。而刘畅看到流击打而来,赶忙刀剑立起对应刺去,可是流早就预料到了他的反应一已经跟他战斗两次而且拥有将近二次脑域异变的流,早就分析透了刘畅所谓的极限动态视力。

    所以,他知道对方会做什么反应,也知道对方除非是无差别区域覆盖式攻击,否则根本打不中他。所以,流斜斜的刺出一拳之后,拳在半途改刻为抓,五指伸开减了速度,然后猛然下落,往刘畅身前的地面一个拍击。

    “轰隆”一声本就经过连番打击已经脆弱不堪了的居民楼三层地面轰然整个碎裂,让刘畅立时立足不稳,脚下一空,失去了借力点。然后流右手的巨刀又适时抡击而下,直接拍向了他的天灵感。

    是的是拍,不是斩不是砍,是拍!

    用的是刀身,用的是刀背。流为了扩大自己的攻击面积,放弃了刀具的利刃,转砍为拍,宽达一米半的刀身从上而下如同苍蝇拍似的拍下,让刘畅根本避无可避,只能举刀迎击。

    “锵”的一声,两把大刀首次撞击在了一起—一这也是刘畅和流自战斗以来,第一次真正的正面交锋,正面角力。

    然后刘畅就败了个一塌糊涂。

    从开始战斗以来,刘畅就不断的避免和流正面角力,因为他知道自己和流的绝对力量有很大差距,而眼前的现实也充分证明了这点。一拼过后,刘畅脊柱立刻发出了不堪重压的“咯需,声响,腹部伤口也重新撕芈裂,人更是“嗖”的一下坠进了地面,然后“轰隆”一下插进了地底。

    “啊!”刘畅插入地面之后,用力缓冲着下坠力道,腹部创伤和地面碎石撕摩着,而他在插入地底之前,唯一能做到的事儿就是把老三给丢了出去。

    丢出了老三,刘畅已经大半个身子插进了地面,不过好在双手还在,刘畅高举自己的巨刀,然后横在了自己的胸前,一个用力,借助战刀暂缓了下坠的趋势。

    而在他做这些动作的同时,流却是大手直接掰开了两半儿已经被他切开了的居民楼,把那缺口掰大之后,看到了卡在地底的刘畅。然后,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极好的机会,超巨型战刀从上到下一刀插向刘畅所在的区域一—看来他仍旧是没有放弃把刘畅一刀切成两片的想法。

    可是,他有这个想法,刘畅没。

    卡在泥沙之中,刘畅看着从上到下刺来的巨刀没有犹豫,双臂按着自己的刀使劲一用力,把自己从泥土之中拔了出来,但是流的巨刀也适时落下。

    “嗤啦”一声,只来得及做些微躲避的刘畅,右臂被齐肩斩断,惨呼都来不乃,刘畅趁着对方刀式—老,刀带着自己的手臂插入泥土的瞬间,拾起了地上属于自己的刀具,然后冲着流一跃而起,栖身而上。

    “岩三!”刘畅跃起之前大叫了一声他知道,对方能理解他的意思。

    果然,在刘畅跃起的同时,流的眼睛突然出现了片刻的迷离,这种迷离不是失神,而是看错了位置的感觉一—刘畅明明向他左侧跳起,流却看向了右侧。

    然后,他抬起的左臂也同时挥击向了那里。

    再然后,刘畅就把剑刺入了他胸口的伤口之内一那些碎肉所制造的碗口大小的伤口之内对流来说是指头肚大小,对刘畅来说就是碗口大小。

    一剑刺出,流发出了一声惨叫,然后眼叶瞬间恢复清明,在刘畅抽芈出自己刀具的瞬间,打右臂弃剑上抓,把在空中无处躲避的刘畅抓了个正着。

    “死吧!”流右手抓住刘畅的半截身体,左手一个回拢,又抓住他的另外半截,然后双手一分,用力一扯一把他本就残破的身体彻底扯成了两半儿,然后做完这一切的流也瞬间毒发开来,身体僵硬呼吸彻底急促,远远的甩飞刘畅的两个半截身体,流直接倒地抽搐了起来。

    而在不远处,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三号,直接目瞪口呆了起来。

    “死了?”

    “死了?”十几公里外,老大猛然睁开了眼睛,他看到的最后画面,是一片黑暗—一想来刘畅已经闭上了眼睛。

    “真死了?”老二看向了老大。

    “不知道,都扯成两段儿了!”老大有些肯定,又十分怀疑,“按理说,肯定是死了的。”

    “过去看看?”

    “来不及了,军队应该快过去了,这离那十几公里呢,以咱俩的脚力,走过去要多久?”老大说道:“不过看看是绝对应该去的,如果真奇迹的话,说不定还有希望。”

    “贺枝枝,清音,李峰,赶紧的……”老二听到这,点了点头,叫上了他们能叫的所有人,“赶营的,跟着我走,刘畅那边的战斗结束了!”

    “结束了?”几人其实一直站在老大老二的不远处,没站得更近是因为怕打扰他俩,但是现在听到老大说结束,一群人立刻围拢了上来。

    “情况怎么样?”贺枝枝问道。

    “很糟。”

    “刘畅输了?”米兰问道。

    “没。”

    “那情况到底是多糟啊?”李峰有些急了。

    “反正就是很糟,少废话了,跟我去救人。”老大也急了。

    “救人的话,人应该没死吧。”清音问道。

    “我不知道死没死但是如果你们再磨蹭的话,那就肯定死了!”老大撂下这句话,人就飞速的跑向了事发地。

    废墟之中,老三先是看了一眼流所在的方向一那里流正在浑身抽搐着,六十几毫升的毒液一起注入身体,如果不出意外,肯定是毒死他了。而另一边不出意外的话肯定也是死了。

    不过处于对同伴的感情,老三还是飞奔向了刘畅两截身体的所在地刚才电光火石之间,流双手一左一右的把刘畅的两段身体抛向了不同的地方,老三眼神不是很好,所以在那瞬间也没看清到底哪边是头颅所在的方向。

    所以,他只好赌运气的随便选了个方向,顺着抛物线的落处,在几十米外断壁残垣下,找到了刘畅的半截身体一只是他的运气不太好,这半截是下半截。

    墙壁之下,陈列着刘畅那充满特色的血花红磷大腿和半截胯部,伤口是从下腹部那巨大的缺口那断裂的一因为那里最脆弱,所以也最先被扯开,断的很整齐,刚刚好等长的两截。(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