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二百五十六章 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还能怎么活,偷生吧。”鹦鹉说道:“海边不比内陆,有些离内陆近的海边城市就没人了,因为大家都跑到内陆去了。而有些地方毕竟太远,往内陆跑的话千里迢迢,大部分根本就跑不到目的地,所以很多人都留在了原地。”

    “我们要去的青岛,三面环海,而且离内陆又远,是个很典型的海上城市。我之前去过那里,人活下来的不多,但是比想象中的要好。在那里因为人数和地理环境的原因,人们竟然行程了部落制,这一块那一块的三五百的聚群而活,倒是很奇特。”

    “部落制吗?”刘畅听到这个词,点了点头——任何政.治制.度都是通过不同环境衍生出来的,比如之前各大城市的城邦制,到现在一个海边城市分化出来的部落制,一切制度都是人们为了能更好的生活下去,自然而然的形成的。

    “不知道,现在的那些部落,还有多少能活下来。”刘畅叹道:“外面那么冷,冻死的估计不少吧?”

    “唉,你也别小看人类这种堪比爬虫蟑螂一般强悍的生命了。”鹦鹉听到刘畅悲观的话语,不知道为什么看似讽刺实则安慰的说下了以下一段话,“人类能从诞生至今,蔓延全地球,并不是全靠的智慧,你想想,人类其实在诞生文明之前,就如同蟑螂一样寄生满全地球了,这个时代靠的是什么?不是工具。不是科技,靠的就是生命力!”

    “嗯,是有种说法,世界上的种族灭绝了,也会剩下中国人和蟑螂。”刘畅突然想起了什么,“诶,突然想到了,爱斯基摩人不是就是一直在北极生活的吗?部落制,靠着最简单的工具甚至赤手空拳去捕猎鲸鱼和北极熊这两种世界上最强大的动物,据说他们就是中国北方迁徙过去的人。那可是没进化之前的人类。都能在零下几十度的气温中长久的生存下去,现在的中国人身体强壮了好几倍,相信只要挺过去了第一个坎儿,也不是那么难存活。”

    “嗯,关键还是食物,北京那边没吃的,其他生物在第一波寒潮来袭的时候,都躲起来了。其实只要有吃的,想活命不是太难。”鹦鹉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过我倒是希望你们人类多死点,反正我对你们没一点感情……留下你和天天几个我认识的就行了,至于一到十七号他们,都死光了我也不会有什么感觉……”

    “那你还真是一只黑心的鸟啊……”刘畅有一搭没一搭的接着口。

    “切。您千万别这么说,咱们不一个物种,你这么说可不对。”听到刘畅说自己黑心,鹦鹉倚着墙壁反驳道:“你换个角度想象,就现在的地球来说。如果鹦鹉灭绝了,只剩下我一个,你会有什么很伤心的想法吗?”

    “嗯……”刘畅闭目想了一下这个感受,如实说道:“那倒真没有!”

    “那不得了!”

    一人一鸟有一搭没一搭的在岩洞里聊着,声音逐渐细小,接话的频率越来越低。火苗也越来越弱,两个不同的生灵,终究还是在寒风和冷意中,逐渐进入了梦想。

    第二天一大早,刘畅起床之后就发现鹦鹉冻僵了。

    它的身体不够强壮,岩洞又漏风,夜晚的气温还冷,篝火又熄灭了。多重原因集合在一起。造就了今天早晨这个局面。

    “喂,你没事儿吧?”看到这样的情况,刘畅赶忙把篝火点燃起来,让溶洞里面暖和了一点,然后把鹦鹉挪动到篝火旁边,开始用手搓揉起了它的身体。

    鹦鹉身体很大,但是好在刘畅也很强壮,速度很快,摩擦生热之后,鹦鹉十分钟之后,从冻僵的状态中苏醒了过来。

    “有没有那么脆弱啊?”刘畅看到至情醒了,脸上露出了笑容,“羽毛那么厚,还穿那么厚的衣服,就这就冻僵了?”

    “唉,哥不比你们这些怪物啊!”睁开满是眼屎的双眼,鹦鹉“喀嚓”着嘴,有气无力的说道:“妈.的,天太冷了,尤其是夜里,要给老子冻死啊这是!”

    “呵呵,少说两句吧你就,要不要吃点东西?”刘畅从背包里掏出鸟粮和一些饼干以及密封肉干,“虽说这东西里面新型防腐剂的味道重了点,但是吃过东西应该就不会那么冷了。”

    刘畅说着话,把食物兑水之后放在了火上。

    这也造就了一顿相对热腾腾的早饭——虽然饭食只要离开活苗超过十秒钟,就立刻变冷,超过三十秒就会结冰,但是就着火吃,到肚子之后还是能接受到一丝丝的热意。

    而刘畅也等鹦鹉恢复了点精神之后,催促他再次上路了。

    这一路上鹦鹉不再耽搁,经过了昨天一夜之后,他决定不再在野外度日,打定主意早日感到人类聚集区的它,飞行速度比昨天快了许多,一路迎着寒风,两人在下午时分,终于临近了青岛。

    然后,刘畅也第一次从高空之上看到了海。

    “我.操!”看到海之后的刘畅,只说出了这一个词汇——因为换做其他的任何词语都代表不了他此刻的心情了,这个“我.操”里面包涵的是震惊——看到冰封海洋的震惊,是惊讶——看到海面上那无数的生物的惊讶,还有感叹——这是纯粹是感叹壮观的感叹。

    其实严格说来,现在刘畅看到的海洋还不算是真正的海洋——因为从北京到青岛,最近的飞行距离是要路过一个胶州湾,这胶州湾黄海的一个湾口,算是大海的一部分,但是即使如此,也给了刘畅足够“我.操”的震惊感,让他久久说不出话来。

    “飞低点,飞低点,我看不清下面的情况!”刘畅视距并不足百米,他从上空看下去,只感觉白茫茫一片里面满是黑色的小点,还有一些鲜红色的大窟窿,生物的样貌都看不清楚。

    “不敢飞低了,海洋中有很多身长过百米的巨兽的,有些巨兽还喜欢掠食空中物种,我可不敢飞得太低。”鹦鹉说道。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