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二百七十五章 相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李大人啊,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你非要去抓刘畅不可吗?”听到背后那比寒风更加冰冷的话语,鹦鹉思考了一番之后,小心翼翼的说道:“毕竟对您这种大人物来说,什么刘畅啊,就是一个小人类而已。您的目光不是更应该看向海洋什么的吗?估计我不说你应该也知道,那些海底人什么的,已经来中国这边了。看来他们野心不小啊,占领了北美大陆,然后跨越了半个地球,来到了中国这边。这是要跟您抢地盘啊?传说他们繁殖能力巨强,一胎能生几百个,这对您是威胁啊!”

    “呵呵,真是有意思的鸟。”李轻水笑了笑,不过笑声依旧冰冷,“不过太聒噪了点,闭上你的嘴巴,然后老实赶路。你不能改变这件事情的任何结果,但是我可以答应,到了目的地之后,放过你!”

    说完这句话,李轻水闭上了嘴巴。

    而至情鸟,也知道多说无用,无可奈何的闭上了鸟嘴。

    “刘畅老弟啊,这次你死了,可不能怪我啊。天天老刘,你们也别找我报仇啊!”鹦鹉在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

    夜过得很快,到第二天天一亮,刘畅就睁开了眼。他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是检查自己的鼻子还有耳朵——感官系统从红雾降临到现在,一直都是他赖以生存最根本的东西,甚至从一开始到现在,感官对生存的作用一直大于他强壮的身体,所以。他很是珍惜这些东西——像珍惜自己的小命一般。

    “部落里有没有医生?”起床之后,刘畅发现鼻子还是不灵,就冲着人群喊了起来:“有没有医生,出来一下,帮我看看,可以用饼干交换!”

    刘畅喊话声音很大,而事实上这么冷的天气。大部分人也睡不熟,片刻之后,就有一个男的走了过来。

    “我以前开诊所的。但是学的是内科,其他医疗知识上学的时候学过,但是不太精通。”医生看了看刘畅的面部——那里裸露出来的皮肤有些已经损毁。“你这是烧伤。我不是太懂,不过看样子应该是酸类烧伤。这类烧伤一般是永久性的,好不了的。”

    “没事儿,肯定能好。”已经进化出了腔肠类动物特性,身体撕成两段都能长好,更何况这点软组织烧伤,“我想问的关键不是能不能好,是有什么东西会加快烧伤的愈合,或者能缩短愈合过程。”

    “这个的话,刚烧伤的时候应该用碱水或者肥皂水什么的中和酸液。但是现在的话,就是防止伤口感染……鱼类尤其是螃蟹,是发物,不应该吃那么多,应该以……”

    在男人和刘畅解释怎么让烧伤愈合的更快的时候。李轻水也终于顶着青岛的第一线阳光,进到了这个已然破败的海边城市。

    “到了。”鹦鹉让自己的飞行高度低了一些,似乎有降落的趋势。

    “继续飞,直接把我带到目的地。”李轻水看到势头不对,踩了下它的背部。

    “已经到了啊,我也不知道刘畅到底在哪。”鹦鹉背后受重。只好盘旋了一下,在空中用“认真”的眼光搜索着,“他当时只说让我去通知人来,并没有跟我越见面地点,他说我来了自然会找到他,但是现在我没有头绪啊!”

    “呵呵,那就往那飞!”李轻水在空中深吸了一下空中的寒气,指了一个方向。

    “我靠,这都能算出来,太神了吧?”装孙子没装成,鹦鹉只好按照李轻水所指的方向,飞向了刘畅所在的停车场。

    距离目标越来越近,鹦鹉也越来越无奈——只好学所有鸟类那般恶心的,在天上拉起了屎——飞一路,也断断续续的拉了一路。

    他知道刘畅鼻子很好使,平时没有激烈气味的时候都能闻出三千米开外,而有激烈气味儿,闻出七八公里也难度不大——而刘畅又熟悉自己的气味,所以,这一路上的屎,算是鹦鹉对刘畅最后的警醒了。

    可是,它不知道的是,刘畅此刻已经失去了嗅觉。

    所以,它直到飞到了停车场的上空,直到李轻水从二百米的高空一跃而下,刘畅都还在停车场地底下,忙活着自己的事情。

    李轻水跳下的时候,刘畅刚问完关于伤口的事情,正在整理自己的行李和武器,就猛然感觉到高空一个生物磁场以非常快的速度落下,警觉之下赶紧拿起武器,就看到一个人影砸穿了房顶和地皮,伴随着巨响和沙石,落到了地底的停车场之内。

    而凑巧不巧的,来人落脚的地方正好有一辆报废的汽车,所以,一辆汽车就这么被他砸穿了。

    “什么声音?”停车场内的人听到轰然巨响,都向着声音来源的方向围观而去。

    而随后,他们就看到了一个人,直接撕裂了破裂的车厢,从里面衣衫整洁的走了出来。

    “听说,刘畅在这个地方?”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感觉,正端着武器警觉的刘畅,不自觉的一个愣神。

    错愕,惊讶,怀念,恐惧……各种各样的情绪在他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袭来,他听得出来来人是谁,也能猜到来人的目的,更知道来人现在代表着什么——但是人就是这样,哪怕现在是敌人,哪怕只是一具皮囊,但是感情就是感情,错不了,假不得。

    “是的,我在这。”发呆之后就是现实,刘畅一边回应着李轻水的话,一边大声喊道:“都散开,散开!”

    听到刘畅焦急的喊叫,围观上来的人群慢慢的后撤着,虽然大部分人没看到刚才怎么回事,而且所有人也都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但是人都不是傻子——不是傻子,就会能感觉到现在空气中诡异的气氛。

    寒风,从李轻水砸穿的洞穴中吹下……

    两个一年前还亲如兄弟,情同父子的人,相遇了——只不过一个人在微笑——一个人端着枪。

    而微笑的不代表温暖,端抢的也不代表强势。(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