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二百九十二章 自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飞高一点,再飞高一点。”

    鹦鹉听到李轻水的话,身型不断升高——它虽然作为鸟类,视力还算不错,但是现在随着身影的不断升高,早就看不到下面的东西了,而且随着向上不断飞行,气温也是越来越低——在以前的世界里,一千米大约相当于六度,而现在,这个数字绝对不精准。

    “你能飞多高?”李轻水问道。

    “很高。”鹦鹉答道:“末日前的世界,不是还有秃鹫能飞过珠峰顶吗?那也有八千多米了吧,我少说飞到一万米,到达平流层没有一点问题。但是我没飞过那么高,因为视野不够,离地太远了我会迷路的。”

    “没事,我会给你指方向,你尽量往高处飞!”李轻水眼睛旁边的柳条青筋越来越凸显,甚至因为这青筋的凸显,连他的身体都有些干瘪了下去——很显然,这种极限的视力对他来说消耗也很大。

    高空中寒风呼啸,当鹦鹉上升到了几千米的高空的时候,寒风几乎已经穿透了他的骨骼了,而也就在这时,李轻水喊了停。

    “可以了。”李轻水说道。

    但是他话音已落,鹦鹉却仍旧是向高空飞翔着,而且嘴里念念有词。

    “水兄,之前不明白,刚才却突然想明白一件事儿……”鹦鹉飞行之中,回头看了一眼李轻水——而后者直立在他的背上,却是神色有些讶异。

    “其实无论做人,还是做鸟啊,想活得自在那就得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有些时候,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真正的自由,是无关生命的!就看你愿意不愿意。”

    “其实一号没骗我,他帮我拔柳条的时候。就跟我说过有多远跑多远,而且我当时也知道他的意思……你也是百密一疏……你把你的克隆体那些家伙们想得太好了。你真的以为一号那小家伙不杀我,而给你留下这么一个交通工具。是因为我们是朋友?所以宁愿让我当这颗定时炸弹,也不忍心下手杀了我?得了吧!我和天天是朋友,我和刘畅勉强算得上是朋友,我和其他人可没什么感情。”

    “呵呵,我懂你的意思了。”李轻水听到至情鸟的话,脸上的青筋回收,身体又逐渐丰满了起来,“人的感情,还真是不好计算的东西。因为这东西没有基数,太善变了……”

    李轻水紧了紧衣服。

    “其实难计算的不是感情,而是自由的意志……”鹦鹉说完这句话。身体整个爆裂了开来。彩色的羽毛纷飞在天空之中,洋洋洒洒的随风而逝。

    而李轻水也被这爆炸的余波弹飞十几米。随后在空中稳住身形之后急速下坠着——几千米的高空坠落,就算是合金钢,也得摔变了形。所以,面对这种情况,即使是李轻水也不敢大意,五指之中柳条突起合并,勉强组成一个翅膀的形状,随后人平身舒展,拿捏出了一个最合适的乘风力学受力姿势,不断的试图减缓着自己下坠的速度。

    但是即使如此,万有引力的强大理论仍旧不可挑战,李轻水的下坠速度不断提升着,急速的风凝结了他周围的水汽,他在不断急速下坠的过程中,头发上还结出了一层层的冰渣。

    直至坠下了几千米的高空,李轻水“轰隆”一声在地面之上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力量很足很大,这么高的天空上坠下来,即使是他,也会很长时间缓不过劲来。

    “呵呵,还真是有意思……”坑洞之内,衣衫已经完全残破的李轻水从洞中慢慢爬了出来——用爬不用走,是因为坑洞边缘,他的双腿已经完全扭曲了开来,手指之上慢慢伸出柳条,自己插入双腿之中治疗着,李轻水的眼睛看向了西南方。

    “智慧的融合,真能把智慧基数生生拔高一个等级吗?连我都蒙骗了过去……”李轻水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了有意思的神色。

    很显然,这个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在他眼中,由干瘪无味,慢慢变得有意思了起来。

    而另一边。

    “贺枝枝,现在应该暂时还安全一些,而且你是最不受李轻水注意的一个,能不能麻烦你把机器里那些身体的事情处理一下?”正在奔跑的一号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把怀中夹着的一个女人给放下了地,“那些身体如果放在那里时间太长了,就肯定会出问题,能不能麻烦你去一趟?”

    “可是李轻水会计算出来我的位置啊,之前我们那里有掩盖,可是如果我去了,不正中下怀?”贺枝枝疑惑道。

    “没事,披上我的衣服,这里的气味分子和微量放射,我都做了改变,没事的。”一号说着话,把衣服递给了贺枝枝,然后也没等对方同意,夹着小静就离开了冰雪的丛林之间。

    ……

    奔跑在丛林之间,刘畅马不停蹄的从白天跑到了黑夜,然后太阳落山,气温更加寒冷,脚下全是那种硬邦邦的冻土,泥土踩在脚底跟砖石没什么两样。周围大树的纸条也都冻得脆硬,落地之后踩在脚下,会发出“嘎嘣”一声仿佛冰棍断裂的清脆声响。

    “也不知道小静他们怎么样了。”再强壮的身体也不是永动机,从白天跑到黑夜,刘畅也感觉有些疲累了。

    磨刀不误砍柴工,他逐渐放慢了速度,准备休息一会——今天一开始走的很急,也没带干粮和清水,这么一天跑下去,消耗十分大。而且人身体的疲劳有时候很奇怪——就和马拉松运动员似的,当他一直奔跑的时候还好些,但是一停歇下来,那疲劳和饥.渴的感觉,就如同山塌下来一般的席卷而来。

    而此时的刘畅就在一个不知名的山头上,青岛到济南虽然同在山东境内,但是路程算起来也有接近400公里,着实不近,刘畅也没想过自己一口气跑到地方,随即就打起了山林的主意。

    “饿了还好说,但是渴了怎么办?”扒开了一棵大树的树皮,刘畅发现里面的树汁全部和实木冻结在一起,不分彼此了。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