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三百三十六章 那句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土坡之上,李轻水站着,刘畅却在一棵树后面躲着——李轻水面前还有一个人,一个小静很熟悉,但是老大老二老三之前不认识的人——赵卓。

    此时的赵卓身型已经异变,身上衣物也已经撑破,在他身边的,还有三四个合成人战士,其中一个战士,正拎着李轻水的脖子。

    但是在李轻水的一句话之后,他却变成了一具静立不动尸体。

    “跑不掉的,跑得再快,能快得过思想吗?”

    李轻水说完这句话,包括赵卓在内的所有人,思维一下子戛然而止,包括远处的刘畅在内,都昏厥了过去。

    “这是什么能力?”看到这一幕,老大老二老三脸上,同时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这不是脑电波造成的,脑电波没这么强大的能力!”

    老大老二老三接触过很多脑域异变者,高如刘老头,低的包括研究所的研究员,包括他们自己在内,都是脑域异变者,他们再了解不过脑域发达之后能做多少事情了。但是,上至老刘,下至最普通的研究员,他们从没见过这种让别人的思维戛然而止的能力,这已经超出了脑电波所能做的范畴。

    强大的脑电流也许能让一个普通人昏厥,但是绝对不可能让一个同样是脑域异变者的人,突然就这么死掉,从赵卓栽倒在地的表现,众人可以很明显的判断出——这人已经没了呼吸。

    而看到这一幕,梦境之外的刘畅说道:“当时我接触的脑域异变者很少,见到的这种情况就更少了,我以为是脑域异变者的普通能力,而之后才知道不是……”

    刘畅说完这句话,梦境中的场景进入了下面的画面。

    也是李轻水死前最后的两个画面了。

    第一个画面,是他和刘畅的最后一次对话——刘畅劝他离开,他却说要留在这里拖柳树三年,因为如果他也走了。他们的脚程不可能快得过柳树。

    “我有自己的想法。”李轻水平静而坚决的对着刘畅说道:“你别劝我了。”

    “还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的呢?”画面中的刘畅,神色十分焦急。

    “你们,你们就比活着更重要。李轻水说着这句话,惨然一笑:“你知道吗。我比你,或者比小静,或者比任何人,都珍视我们之间的感情……”

    “是的,你当时是这么说的。”局外的刘畅,看到这里,眼眶红了一下:“为了我们。他冒了很大的危险,甘愿作为了最大的变数。”

    刘畅话音未落,李轻水的梦境进入了最后一个画面。

    他赤身**的从实验床中站出来,生命力严重透支让他须发皆白——但是神色依然是那么平静。

    他起身之后,站在镜中看了看,这反射的世界。随后给自己套上了一身合身的休闲工装——工装洗得很干净——干净的如同五年前的那个普通教师。

    穿上衣服之后,他整理了一下自己雪白的头发,随后走到一个抽屉旁。拿起了一个老式的CD机——CD机上有一行小字——祝我亲爱的初恋?李轻水小子,永远开心快乐。你最亲爱的媳妇大人,小豆子。

    随后。李轻水打开CD机,听着安静的小夜曲,静静的看着自己亲人的照片——一张一张的。

    一共三张,最后一张他看的时间最长——里面有刘畅,有小静。

    刘畅的笑容很僵硬,大概是照相的时候,面部的钢板还没拿掉的缘故——而照片中的小静,则是别过头去,不去看李轻水——很显然,两人在呕着气。

    “在郑州的那几个月。他把我关在实验室,每天在我身上做实验,而且是人体实验,我感觉好害怕,求他几次都没有放过我,所以。我那段时间,没有理过李老师。”画面之外的小静,神色有些黯然,“几年了都没跟他说过几句话,唉,只是不知道他做的这些都是为了我。”

    “他才是牺牲最大的那个人。”刘畅叹了一口气,那四年里的李轻水,受过多少非议,承受过多少怀疑——来自最亲近人的质问,他从没有解释过——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可惜的是,那几年,没让他笑过……”

    刘畅说话间,李轻水最后的画面,也即将完结——他们在画面中,看到铺天盖地的柳条,如同浪潮一般从远处席卷而来,而李轻水站在郑州研究所之巅,手中的红酒杯砰然碎裂。

    “柳树君——你来的可——真壮观啊!”

    这是郑州之内,最后的绝唱。

    随后,事情就进入了结尾,众人眼前的画面也就变成了一片黑暗——只留下了一个忽明忽暗的身体,身体轮廓是李轻水的,但是却是淡绿色。

    梦境之后,刘畅走近了那无限的黑暗空间,站在了那淡绿色的虚影之前。虚影飘忽不定,看到刘畅,开口问道:“你是谁?”

    “我是刘畅,李老师。”

    “刘畅?”虚影依旧飘忽不定,似乎却了记忆。

    “嗯,刘畅。”刘畅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能再次见到你,真是太好了。你体内的另一个意识源,那个柳树的意识源,跑到哪里了?”

    “那不是柳树的意识源,是我的,我的……”虚影淡淡的说道。

    “噢,对,一半儿你的,一半儿他的,但是他的那一半儿不属于你。”刘畅说着话,向后招了招手让后面的几个人走上前来,“李老师,我真的很佩服你,险中求局,世界为盘,人为棋子。三年之前,就看到了这么久远的事情。当大家都以为您变成了柳树的棋子的时候,你却摇身一变,再次成为了和他博弈的棋手。”

    刘畅说着话,再次招了招手,随后,老大和小静等人就惊讶的看到,一些淡灰色的光电,从自己头上如同蒲公英一般慢慢飘了出来。

    “老师,你还记得吗?一年前你对我说过的话?我当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前几天却终于明白了。”刘畅说着话,就指挥着那些光电,进入了那淡绿色的虚影之内。

    “您告诉我,您永远把心中最干净的那块地方,留给我们……心即灵魂,灵魂即是思想,我今天,把这些真正属于你的东西,按照你计划的那样,还给你。”

    刘畅说完这句话,光点和李轻水的虚影,融合在了一起。(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