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三百六十六章 成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哈哈哈……很好,你很配合!”看到刘畅在柳树树苞爆炸之后没有闭气也没有躲避,两栖人首领似乎心情很好——毕竟抓到了刘畅就等于知晓了父亲的存在,而父亲的存在是对于两栖人来说是目前来说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所以,他们抓到刘畅之后,没有再在这里制造冲突,也放过了对他们来说完全无关紧要的天天和邰谢尔。

    就这么拎着刘畅的身体,一路离开了研究所,离开了济南。

    奔跑在林间,两栖人首领亲自扛着刘畅,并且身上拿着一个雾状喷剂,不断的给刘畅施加着迷幻药剂。

    “这东西是柳树身上产的吗?”刘畅身体动弹不得,失去了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行动力,但是勉强还能蠕动舌头,“你们要把我带到柳树的身体里?其实我倒一直想看看,那里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繁荣无比。”奔跑在林间,身后人类的追兵几乎不可能追得上这些移动迅速的家伙,所以,两栖人首领看起来不急不躁。

    “你叫什么名字?”按照以往的性格,刘畅其实是很怕死的,每次落入危险之中,他的身体肾上腺素都会过量分泌,大脑兴奋,内心平静——但是这一次不同——他除了内心是宁静的,连身体也没有害怕的感觉。就在此时此刻,他竟然还有心情和两栖人的首领聊天。

    “人类也是一个不怕死的种族吗?据我了解,并不是的啊。”转头看了一下在自己肩膀上的刘畅。两栖人首领并没有在那里感受到任何恐惧的情绪,甚至连一点激动的感觉都没有,这让他感觉有些疑惑——而因为疑惑,所以有些不安——人——无论是什么种族的人,只要有智慧,都会对未知的,或者说跟自己常识不符的东西感觉到恐惧。

    所以。两栖人停下了脚步。

    “而且据我了解,你也并不是一个大无畏的英雄主义式的人物,能跟我讲讲你怎么想的吗?”

    “没什么想法。内心很平静,不知道是因为死的多了,还是感觉到这次之行我完全不会有危险。反正心里没什么害怕的感觉。”刘畅想了想,如实说道:“可能是因为我已经能感受到部分未来,或者叫未来的大致轨道了吧,起码对于自己,我感觉的很明确,这次,我不会死!”

    “是吗?我倒不相信柳树能让你活着回去。”两栖人首领听了刘畅的话,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发现空无一物之后,挥了挥手让队伍继续前行。“别耽搁时间,路上全速前进,有什么事情等到了柳树那里再说。”

    可他的这句话话音未落,空气就突然宁静了起来,风声不再呼啸。尘埃也已经凝固,冰冻的丛林里,时间似乎突然凝固了。

    随后,刘畅就看到所有两栖人在这一刻都如同雕塑似的定在了原地,前一刻还做起了收拾行装起身奔跑的动作,后一刻就全部定格在了那里——再随后。安静的丛林之间,走出了一个平淡的人影。

    “李老师?”刘畅看到这个人,惊讶的大叫了起来,那因为麻痹而有些迟钝的舌头都似乎灵活了起来,他挣扎着从两栖人肩膀上跌落下来,兴奋的大叫道:“看吧,我就知道你会来,可是,你怎么做到的。”

    刘畅努力的转动着僵硬的脖颈努力的看着周围的一切,睁大的眼球露着完全的不可思议,“一千三百两栖人,这可不是人类,这是脑域接近一次异变的物种,别跟我说这是你一个人做的,我不会相信的。或者说,你的脑域一百次异变了?”

    “哈哈,你比四年前活泼多了。”清瘦的身影走到了刘畅面前,伸手翻了翻刘畅的眼白,随后从兜里掏出了一瓶散发着奇怪气味儿的东西在刘畅的面前晃了晃,接触到了那辛辣又清香的气体,刘畅感觉身上僵硬的感觉逐渐消失,麻木的身体再次属于了自己。

    “想不到生死存亡时刻,你也会开玩笑了。”看到刘畅已经基本回复,李轻水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来,站起来,给你介绍几个朋友。”

    “这件事先别忙。”刘畅说着话,站了起来拍了拍李轻水的肩膀,问道:“有件事情我其实一直都想说了。”

    “嗯,我知道。”李轻水点头,“你是想问我多大。”

    “是的,而且我也知道,你比我只大七岁零四个月。更而且的是,这也不是年龄的问题。”刘畅说着话,就这么手搭在李轻水肩膀上,直视着他的双眼,“其实我想知道的是,今天的事情,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嗯,不知道具体的,但是大致能猜到你离开之后会发生哪些事情。”李轻水如实相告。

    “所以,我想说的是,虽然你是我的老师,而且现在是我的亲人,但是我真的不是小孩儿了,末日五年,我今年二十三岁,理论上成年了,而情感上更加成年了,所以,如果下次你想让我做什么事情,最好能把有哪些可能的危险事先告知我一下,让我稍微有些准备,被人蒙在鼓里的感觉,可不是太好受。”

    刘畅说着这话,笑了笑,“你看,每次都是你安排了所有事情,而我一无所知,然后按照你既定的步骤一步步走完,最后你再以最帅的姿态出现,这不公平。”

    刘畅半开玩笑的说着这句话——其实却是在说一件很认真的事情——有些事情,他确实感觉有些不妥,五年了,五年来,无论李轻水做任何事情,做什么计划,就算计划里包括他刘畅,也不会被告知内情。如果换做以前,可以说他不理解,可现在的刘畅,他感觉自己有能力或者说是时候知道一些重要的事情和内部计划了。

    “嗯,我知道了。”李轻水看着刘畅笑了笑,随后使劲拍了拍他的肩膀,“下次把耍帅的机会留给你!”

    “那现在给我介绍一下你的新朋友吧。”刘畅转头看向了四周,“是原核的成员吗?”(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