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三百九十九章 澳洲部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所以,就这么一路畅通无阻的走到这相对其他的建筑,真的可以算是锡龙宫殿了的巨型建筑物之内,刘畅见到了锡龙邰谢尔的父母——两个长得几乎和邰谢尔一样的锡龙。

    刘畅两人到来的时候,邰谢尔的父母正在玩“电脑”。

    是的,是玩电脑。

    是那种巨大的电脑,应该是海底人特别制作的,就算是以锡龙族的体型都能顺利操作,两人并排用一个电脑,在电脑旁边是一个小型的发电机——只为带动着一台电脑而运转的发动机,而这台电脑,也是这个巨大宫殿里面的唯一电子设备了。

    两人来的时候,还没有刘畅老的“二老”正在用电脑看书。

    “爸爸,妈妈!”邰谢尔回到家之后,用最简单的音阶呼唤了两位,听起来有些幼稚,但是确实最明朗的词汇碰撞,好像人类的“爸爸妈妈”一样,只需简单的嘴唇碰撞,却爆发出了最清脆动听的音阶。

    “邰谢尔?”

    “回来了,你没死?”正在玩电脑的两头巨大的锡龙站了起来,看起来一点老态都没有——事实上,刘畅见过的上百锡龙族里面,也没看到一个有丁点老态的——毕竟这个种族才诞生不到五年,就算最年长最大的,都不可能有刘畅年长,有刘畅大。

    所以,虽然这两头锡龙为邰谢尔的父母,但是在长相上,却真的跟邰谢尔相差无几。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你竟然没死。”锡龙族不懂为死者寄托思念,却会为生者归来露出强烈的喜悦——不然也不会是一个有感情的种族——他们两个看到邰谢尔起身之后,速度飞快的站了起来,一把跳过电脑桌,就把邰谢尔扑倒在地——这情境倒不像父母见到孩子的情境,而更像是热恋的人重逢之时的奇怪情况——大抵是锡龙族只会用最直白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感情,所以。刘畅看到两头锡龙扑倒邰谢尔的情景,一时倒想起了狗血的爱情电视剧里面的三角恋。

    “你竟然没死。”两头巨大体积的锡龙把孩子扑倒之后,想想可能有些失态。又把他拉了起来,后退两步问道:“我听小特纳派来的特使说,你们所有参与围剿柳树的军队都全军覆没了。你也在阵亡名单上,怎么就没死呢?”

    “额,本来可能会死,但是是这个人类朋友救了我,他叫刘畅。”邰谢尔说着话,指了指地上的刘畅——而他的父母通过他的指引,这才注意到这个人类的存在。

    “谢谢你了,人类。”两个锡龙看了刘畅一眼,先是神色露出了惊奇,不过好在没像外面那些同族那么直白的说话。而是深鞠一躬说道:“真的感谢你,人类。”

    “不用,不用。”虽然这眼前的“二老”真的没多么老,但毕竟是邰谢尔的长辈,也许锡龙族没什么辈分概念。但是面对着锡龙族长老真切的感谢,刘畅还是感觉有些礼节太重了,所以他赶忙摆手说道:“没事儿的,邰谢尔是我的好朋友,哥们,一路之上我救过他的命。他也救过我的命,理论上是扯平的,情感上我们帮助对方也不图什么回报,所以真不用这么重的礼节……”

    “感谢的话,肯定是要说的,而我们肯定也是要回报你的。”邰谢尔的父母说着,自我介绍道:“我们的名字叫邰东尔和邰林尔,是古特一族的长老,作为救过我们孩子命的感谢,你将是我们古特族永远的朋友。”

    “我就为做朋友而来的。”刘畅听到两人最直白的感谢,心里也很高兴——同时越来越喜欢这个性格直爽的种族了。

    不过即使还有很多话想跟这个锡龙族看起来权力很大的两人交流,但是刘畅是个聪明人,他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亲人久别重逢肯定有很多话想说,尤其是这种局面,他想把说话的空间留给三人,而以邰谢尔的话语和经历作为缓冲,他回来的时候,也能更好的和这锡龙族的长老展开话题。

    毕竟他现在给两人留下的印象只有一个——“救过我孩子”。但是,当邰谢尔讲了这些天他的经历和刘畅的来历之后,他就有了另外的话题和身份了——他相信,以锡龙族长老的智慧,也能明白自己来这里的部分目的。

    所以,刘畅开口说道:“你们就别重逢,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还没来过这么巨大的部落的,我四处转转。”

    “嗯……”听了刘畅的话,邰谢尔的父亲,也就是那个声线更加粗壮的锡龙说道:“那行,你就现在周围转一转,但是晚饭一定要在这里吃的,到时候我会着急所有族人,过来给我归来的孩子,还有你,做一个庆功宴。一是为了交朋友,二也是让那些盲目相信小特纳谎言,被利益熏昏了头脑的锡龙族人们,好好认识一下外面的世界有多么残酷。而我们的种族要想在未来延续下去,还要经历多少的困难。”

    “所以,请刘先生到时候务必参加我们的晚宴。”

    “放心吧。”刘畅点头,“天黑之前,我一定回来,现在我就想想去周围人类的城市看一看!”

    “嗯,先生请慢走。”邰谢尔的母亲在刘畅临走之前,又客气了一句——而他们的一些客套话,也让刘畅认清了这两个人与其他族人的区别——懂得人类的礼节,以及那客套的言语,很明显这两个所谓的“大长老”夫妻,并不是只有名义上的“长老”那么简单——而是有着实实在在的智慧的。

    告别了两个长老和邰谢尔,刘畅这次总算是变成了孤身一人——轻手轻脚的在邰谢尔所在的部落之内转了一圈之后,他离开了港口前往了人类的城市。

    达尔文作为一个已经被人类命名的港口,虽然现在海岸被锡龙族占据着,但是很明显这里以前是一个人类的城市——港口城市。

    来到这里的刘畅就想看看目前澳洲居民的生活状况——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生存状态——和锡龙族到底有没有一个精神上的交集。

    但是来到城市之中,刘畅才失望的发现,这里和以前的青岛的模样并没有什么巨大的区别,甚至还略有不如。

    “原来语言的壁垒和体型的差距,真的可以造成如此巨大的精神壁垒。”闲晃在人类破败的街道上,刘畅不由感慨——其实锡龙族不是一个十分恶劣的种族,甚至从这些天刘畅来接触来看,这个种族都秉性和本质,甚至比人类还要豪爽单调而显得善良。

    但是他们在情感上十分讨厌身上没有鳞片的动物,所以,刘畅发现,虽然居住在一个城市的两边,但是锡龙族并没有主动和人类交集多少——而作为人类,很显然也惧怕那体型巨大而且语言不通的怪兽,也很难主动和这边交流。

    不过此话也不算绝对,因为刘畅发现虽然两者没有过多的交流,但是也没有什么交战的痕迹。

    毕竟锡龙起源就在澳洲,栖居在这块港口肯定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两边能这么相安无事,也肯定达成过什么口头上的协定,只不过交流也仅限于此罢了。

    所以,闲逛在那破败的街道之上,刘畅发现这里真的是很凄凉的景象,走了足足三个街区,刘畅才闻到人味儿,这比曾经的青岛人口更加稀少。寻着好不容易找到的人味儿,刘畅在一个大型的超市里面,找到了海边部落制的人群——澳洲人。

    白皮肤黄头发的澳洲人,在这里形成了一个不到三十人的族群,白天之内依偎在破败的地下超市里面,蜷缩在一起,看起来十分凄凉。

    来到这个超市,刘畅四周看了一下,超市里出了货架早已经没了东西,地上生着火堆,族群里面全是女人和小孩儿,和他第一次去青岛的情况何其相似。

    而刘畅的到来自然引起了这些澳洲人的注意,乍一看到一个黄皮肤黑头发的人来到这里,所有看起来病怏怏的人都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亚洲人?”刘畅的穿着还是那身泳衣,脚蹼放在了航行器里,但是鱼枪和手刺却没有离身,所以这装扮看起来十分怪异,所以,他一来到这里,立刻就引起了那些白皮肤女人的警惕,把自己的孩子护在身后,一个白种女人从五米开完——也是她视线能看到的最长距离,喊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以前没见过你?”

    “我是从中国大陆来的朋友,我没有恶意。”澳洲人的英语果然如同传闻一样,口音很重,但是好在刘畅作为一个脑域异变者,能听懂并且模仿他们的口音说话:“我没有恶意,请你们放心!”

    说着话,刘畅放下了背着的鱼枪和手刺,站在五米外并没有接近那一小撮可怜的人。

    “男人们都去捕猎了,你如果有什么事情,就请晚上再来说吧!”虽然刘畅再三表示了自己没有恶意,但是很显然无法赢得这群一直在死亡线上挣扎的人类的信任,那个开口出声的白种女人婉言让刘畅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