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四百二十四章 那就让他们死好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那我们怎么办?”刘畅想到柳树的目的,皱起了眉头,“真的要去和他谈谈吗?”

    “不去。”李轻水说道。

    “但是过些日子,等所有普通人都吃过了柳树的果实之后,那事情就不可收拾了啊,我可不相信那些果实里一点猫腻都没有。”刘畅眉头深皱。

    “那就让他们都去死好了。”李轻水说完这句话,加快了脚步。

    冷漠无情的一句话,但是却如同当头棒喝,让刘畅瞬间冷汗直流了起来。

    沉默了许久之后再次跟上前面老师的脚步,这一句话真正的让他清醒了起来。

    “呵呵,我还是被自己莫名其妙霊的情绪,附加上各种使命了啊!”刘畅说着话,自嘲了一句,“竟然真的把自己当救世主了。”

    “嗯,一路上走来,你算情绪控制得很好的了。”李轻水行走之间,没有贬低刘畅,也没有抬高,如实的说道:“一路之上,从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到现在,你能把自己的心情一直控制在一个平和的范畴内,究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毕竟越是强大越是聪明的生物,就越是容易高估自己,更何况还是这种突然变得强大类型的‘暴发户’型个体。所以,你做得算是非常非常好的。”

    “可是如果没有老师的体型,我想我还是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刘畅走着路感叹了一句,“毕竟被那么多人说过独一无二,就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我们现在如果去找柳树的话,估计会死得渣渣都不剩的吧?还想救别人的命,真是有点可笑。”

    “别自嘲。不高估自己的同时,也别贬低自己。我们尤其是你,和大柳树终究要有一次面对面的对话的,但是绝对不是现在。现在什么都没有准备好,他逼得越急,我们越要平心静气的准备,想要和他对话,就得做好万全的准备。天时地利人和,都得占到万全,我们才有一线的生机。”李轻水说道:“不过好在现在你占着真正的天时,有运气也不愁很多事情办不成。”

    李轻水说着走着,两人很快离开了沧州城,再次进入了柳树丛林之中——丛林入口处依然果实茂密满目清香。

    也不知道是不是来时和走时的路线不一样,刘畅数了数,这次离开城市时,在这周边区域看到的采果实的妇女更多了,一个个拿着个篮子,弯着腰,弓着背,把那些枝条上垂下来的果子摘进自己的篮筐里。

    进入丛林后,两人一前一后赶了一段路,李轻水看刘畅情绪依旧不高,说道:“在我们见到柳树之前这些人也不一定会死。捏在手里,才能叫筹码。他可能也料得到我们不会去,但是这总算是一些情绪上的压迫。他很懂得抽丝剥茧般情绪施压的道理所以,你也别往心里去。”

    “嗯。”刘畅点了点头,随后看了一眼李轻水,“我如果能像你一样,随时保持平静就好了。”

    随着柳树的压迫,现在的刘畅时时刻刻都能感觉到一股天要塌下来砸在他身上的感觉——这种感觉比末世刚刚来临的时候更强烈。末世刚刚来临的时候,刘畅虽然也有种天要塌下来的感觉,但是与此同时的,他这种感觉更多的是——要死都得死那种,莫名其妙霊的平衡感。

    但是现在不同现在天要砸下来,最先砸死的肯定是个字最高的那几个—而个子最高的那几个人里,刘畅首当其冲——虽然这个子不是他自己长的,而是被各种人给奇怪的拔高的。

    “你不用像我,我如果当年能心态真正保持平静没有那一丝英雄主义,没有高估自己的话我现在也不会成这个样子了。”李轻水说着话,抬起右手,上面柳条环绕,“如果当时我真的没有存一丝救别人的想法,其实还是能带你们在柳树第一波浪潮之中躲避开来的。虽然没有我阻挡住的那些天,现在中芈国可能已经变了模样,但是现在看来,总要比现在的情况好。首先我不用有这个双重卧底的身份,流我也能帮他繁殖出后带来,两栖人这个潜力巨大的种族也不会依附于柳树,所以,一切的一切,都有太多的可能性。”

    “但是最初,我还是高估了自己。”李轻水说着话,刘畅也罕见的见他叹了一声气——而这声气也让刘畅终于在李轻水身上再次捕捉到了一丝“人”的味道,“傻逼过了一次,这次总能长点教训。”

    “看来没有人是完美的人,没有人能算无遗策啊。”听了李轻水的话,刘畅刚才有些低落的心情,不知道为什么稍微平复了一点。

    而看到这样,李轻水也不再说话,两人一路奔跑在柳树丛林之间,在下午时分,到达了北芈京边缘。

    而来到了这个争斗的核心地带,两人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

    原因只有一个——

    “两栖人应该在北芈京城周围甚至北芈京城之内有非常多的眼线。”李轻水说道:“你虽然有原核长芈老的干扰器,能屏蔽柳树的感官和计算,但是却混淆不了他对逻辑的基本判断。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想到你或者我肯定要来北芈京一趟的。”

    “嗯,两栖人会隐身,会隔绝气味儿,混到北芈京城里面一点也不难。

    ”刘畅能想象得到,北芈京城里面此刻就算有数万两栖人也一点不奇怪,他们完全可以在普通人类的眼皮底子下生存而不被发现——而所有两栖人的目标自然也只有一个——那就是他。

    “两栖人对流怎么那么重视?”刘畅心中不解,“就算感情再怎么深厚,流为两栖人付出再怎么多,也不应该举族出动,只为了找一个仇人吧?毕竟又不是苦大仇深的武侠,你知道他们有什么别的目的吗

    “嗯,这份意识应该是流传递下来的,那家伙不是笨蛋,投靠柳树,总得给自己留了后路。只不过柳树手段更狠,让他死在你手里罢了。而现在两栖人寻找流或者死命寻找你的另一个原因,应该是流留下的某种讯息,对他们有用的讯息。”(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