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五百五十五章木叶监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木叶监狱,位于木叶村边缘地带的一处隐秘基地中。??要看?书1·

    这里关押着无数被木叶囚禁的罪犯,无一例外都是忍者,上至下忍、见习忍者,上至他国间谍、精英上忍。

    三年前这里还曾招待过来自大陆各国的名流...乃至两个村子的影,雷影艾、土影大野木。

    而位于木叶监狱最深处,隔着一道满是封印的铁门,铁门的后面是木叶重刑监狱。里面无一例外,都是关押着的能够对木叶村构成极大危害的人物。

    如今,那铁门的后面只关押了一人。

    传说中妖狐的化身,漩涡鸣人。

    与外面那些一般的监狱没什么不同。只是更加安静,栏杆上面贴着的符文更多罢了。

    阴冷潮湿的地面,弥漫着腐朽的味道。四周漆黑一片,只有昏暗的火把勉强照亮四周。水润的岩壁上时常听到截肢生物爬过的索索声。

    无论怎么想这里都不会是一个理想的居住点。

    鸣人呆呆的坐在泥地之上,望着前方怔怔出声,他的双手双脚上都拷着铁链镣铐。

    那是经过处理的特殊锁链,能够对查克拉进行封印。

    鸣人幽幽的叹了口气。

    嘎吱、嘎吱...这时,许久不曾见动静的铁门如今被缓缓的推开。

    门外响起两个憨厚的声音“哥哥、哥哥,大姐头什么时候给我们带好吃的过来啊?他已经很久没来看我们了呢。”

    嗓门很大,就算隔的老远鸣人也能听见。

    “笨蛋雷神,大姐头上次不是说了么?等我们办好这件事就请我们吃到饱。?  要?看书·u·”

    “好哎,好哎。”

    听上去十分幼稚且摸不清头脑的对话,鸣人知道两人的身份,风神、雷神。五代火影纲手姬的两个小弟。

    虽然不是忍者,但是两人天神神力,光是那股蛮力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应付的,实力十分恐怖。

    由于杰尔夫的介入,现在纲手与鸣人虽然依旧认识,可两人的关系与原著天差地别。

    一个是高高在上的第五代火影,另一个则是如今的木叶重犯。

    两人的关系分属敌对。

    鸣人知道,他们的到来,也就以为着自己的时间到了。

    什么时间?

    鸣人默默看了看自己的肚子,没有说话。

    九喇嘛被彻底封印在自己的肚子里,现在不要说借用九尾的力量了,就连对话都做不到。

    这可是二代火影千手扉间亲自下的封印。

    纲手当然不只派了,雷神、风神两兄弟,仅仅是他们的话谁知道已这两个人的智商会不会突然抽风。

    一同还有并足雷同、不知火玄间两位实力强劲的特别上忍。

    几人押解着鸣人朝外走去。

    “看啊,那不是木叶暴君的弟子么?怎么会和我们一样在这监狱?”

    “哟,戴着镣铐,身份果然不一般啊。”

    “人家还是重刑犯呢。”

    “哈哈哈...”

    从重刑监狱出来,路过普通监狱时。里面关押着的囚犯们,似乎忌惮的嘲笑着。

    杰尔夫执政时只允许有一个声音,那就是他本身的。所以做事毫不留情,这所监狱中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是因为他而进去的。

    现在虽然到了纲手执政,也仅仅只释放了其中一小撮人,大部分罪犯依旧关押在其中。

    并足雷同、不知火玄间,曾经作为四代火影的护卫队员,如今的他们却从监狱押解着四代的儿子。

    真是讽刺。

    从监狱中出来,室外的眼光,让许久不曾见到光明的鸣人有些不适。不自觉的眯起了双眼。

    余光中他看到,前方多出了一个长发的身影。

    日向雏田。

    当年,如果不是为了救她,自己也不会被迫囚禁。

    可鸣人对此并不后悔。

    他只恨自己的实力不够,无法带着雏田一起逃走。

    “鸣人君...”日向雏田想要对鸣人说些什么,不过还没等她走进鸣人便被雷同拦下。

    “雏田大小姐,请你不要让我们难做。这是纲手大人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接近木叶的s级危险人物,漩涡鸣人。”

    木叶的s级危险人物?这是在说自己?

    鸣人闻言,一脸讥讽。

    父亲,哦不,四代,你就是为了保护这样一群人。

    如今的他知道,知道所有的真相,包括他的身世、父母、姓氏...现在的他一切统统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所以二代火影千手扉间才不敢留他,不敢继续让其保持人柱力的身份。因为谁也不知道,这样危险的人柱力是否会临阵倒戈。

    要是不稳定的人柱力也罢了,大不了到该用的时候直接抛出去当核武器。

    可惜,鸣人是完美人柱力。

    能够与尾兽心连心、就算尾兽化也拥有自我意识的完美形态。

    如果这样的人柱力心向着木叶也就罢了,那绝对是秘密武器的存在。

    可惜...

    鸣人冲着雏田轻微的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冲动,不然会为她自己乃至整个日向一族带来灾祸,接着对她露出了一个微笑。

    让她放心,自己会没事的。

    笑容还是那么阳光,还是那样灿烂。

    只是,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见到了。

    鸣人是一个温柔的人,只是这温柔只会对他在乎的人展露。

    雏田明白鸣人的意思,死死的紧咬着下唇目送着鸣人离开,一步一步直至那金黄色的身影消失不见。连唇瓣被咬破,鲜血溢出都没有发觉。

    鸣人君...都怪我没用...

    如果不是为了保护我,鸣人君也不会被抓。

    打不过,至少还能跑。

    父亲、大伯,对不起...

    随着鸣人的离去,日向雏田眼神渐渐变得坚定,转身离去,背影透露着诀别。有些萧瑟...

    鸣人君,我一定要把你救出来!

    哪怕是赔上我这条命,也在所不惜。

    路程不长,但在鸣人心中如同走了一个世纪。

    往事如风在脑海中走马灯般的闪过。

    后悔么?

    鸣人在心底里问自己。

    得到的答案坚定明确。

    不后悔。

    再一次,自己还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杰尔夫大哥...恐怕,我无法再见到你最后一面了。

    九喇嘛...也许我要食言了,我无法看到那个人与尾兽和平共存的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