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八百四十章都是时臣的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什么人?”时臣大吃一惊。不动声色的将樱护在身后,眼睛紧紧盯着突然出现的神秘男子。

    手中紧握着他专属的魔术礼装,一个顶部镶嵌着红宝石的权杖。暗中积蓄着释放火焰的魔力,只要对方稍有异动便会出手。

    远坂家的结界、魔术陷阱、使魔没有一个发现面前这个男人的踪迹,就像凭空出现一般。

    身为魔术师的时辰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要么对方的魔道造诣在他之上,要么就是有什么特殊的能力。

    “不要紧张,我没有恶意...”男子开口,声音中似乎蕴含着某种魔力,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去相信他。

    “我的名字叫做杰尔夫。”

    “我...”迷迷糊糊中时臣正要开口,手中的红宝石权杖忽然发出一阵强光。神情恍惚的时臣瞬间清醒过来。

    “能破除我的魅惑魔法?有点意思...”杰尔夫不由多看了一眼那根权杖,无论是制作工艺还是其蕴含的力量都不可能出自远坂时臣之手。

    宝石翁?远坂家祖上是一位魔法使的弟子,而那位魔法使就叫做宝石翁,全名:基修亚·泽尔里奇·修拜因奥古。

    魔法使是掌握着这个世界法则的施法者,是这个世界最顶尖的施法者,一共有五人。

    “你刚才做了什么?”时臣心中一片骇然,只凭一句话就让他在不知不觉中中招。

    时臣自信就算在魔术协会总部时钟塔中也没几人能做到,对方起码是时钟塔色位级的魔术师。

    若是杰尔夫知道时臣这样评价他的实力,一定会不屑的付之一笑。

    时钟塔?魔术师?就算只用一般的力量这个世界又有几人能承受?

    杰尔夫不咸不淡的说:“只是打了个招呼罢了。”

    “只是打了个招呼?”时臣一阵血气上涌有种想暴打对方的冲动,打招呼你用精神系魔术?

    “你是哪里来的魔术师?是什么人让你来的?”时臣倒是想直接将对方拿下,然后在进行逼问。

    只可惜他没那么能力,杰尔夫的实力让他忌惮。只能悄悄的指挥着使魔向冬木市居住在教会的好友求援。

    时臣的这点小动作被杰尔夫看在眼里,只是他并未多加理会。

    魔术师?很强吗?

    “我并非魔术师,我只是一个在四处旅行的巫师。”杰尔夫冲时臣优雅的行了一个巫师礼。

    “巫师?”时臣听到这个名词后,眉毛一扬。

    他首先联想到的是活跃在东南亚一代,把自己的脸涂的五颜六色。用一些奇奇怪怪道具施法,诸如尸油、癞蛤蟆、蛇皮还有巫毒娃娃之类。

    总之是一群实力弱小又不被承认的非正规魔术师。

    但这些时臣已知的信息和面前这人怎么看都沾不上边...

    请原谅时臣的无知,毕竟都不是一个施法系统的。

    “你来我家做什么?”说这话的时候,时臣已经感应到自己的老友快到了。心中有了底气,自然不慌。

    杰尔夫面色一正:“来履行契约义务的。”

    “什么?”时臣闻言深深的皱起眉头,思索一阵后道:“我可不记得和你之间有过什么契约。”

    伸出食指在时辰面前摇晃了几下:“不,不是你。”

    时辰:“嗯?”

    “是令嫒。哦,应该说是你女儿。”

    “凛?樱?”时辰的眉头皱的更深了。眉毛都快挤成一条了。

    杰尔夫没有在搭理时辰,而是对着身旁的空气道:“拿了人家的东西定下口头契约,还不出来履行义务?”

    伴随着杰尔夫的话,空间一阵扭曲。粉嘟嘟肉呼呼的皮皮钻了出来。

    “皮皮”

    异界生物?降灵?召唤?时臣这边还在用他贫乏的认知来衡量着杰尔夫。

    “啊,是妖精大人。”见到皮皮,凛直接的叫出声来。樱眼中也流露出开心之色。

    “等等,凛...不要被骗了。”就在凛想要冲上前去抱住皮皮的时候,时臣的权杖拦住了她的去路。

    妖精?这个玩意是妖精?你在逗我?等等...那串项链。

    “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的谎言么?你居然还把那东西给...”时臣看到皮皮脖子上的绯红色项链,气就不打一处来。那可是远坂家的宝物,先祖流传下来,据说是宝石翁曾使用过的宝石。

    你就送给...时臣看了一眼肉呼呼像个圆球一样的皮皮,眼皮抽抽个不停。

    这么个玩意?

    败家娘们。

    “妖精,可不是长这样子的。”

    凛忽然道:“可这是父亲大人告诉我的。”

    “我什么时候说过?”

    “你不是说我们家居住着妖精的吗?”

    “我们家...难道?”时臣挡下猛的一颤,想起了什么。

    “既然我的伙伴拿走了你女儿的贡品,那么契约便是成立,即使是口头契约。她的愿望就由我来帮她实现。”杰尔夫没有理会父女两人,而是继续说道。

    “作为巫师,遵循契约是我一直恪守的律令。”

    才怪咧,所谓的口头契约没有一毛钱效力,只是找个借口插手而已。

    “你们到底约定了什么?”这个时间段出现在这里,时臣心中有种不妙的预感。

    如果对方真的是几年前在自己家里...不,不可能的。

    杰尔夫接下来的话,印证了时臣心中的预感:“你的女儿,唔...准确的说是小女儿。名字似乎是樱吧,总之...我不会让你把她带走,送给别人的。”

    “你说什么?”时臣被杰尔夫的话激怒了:“那是我的女儿关你什么事?”

    “不,如果我不出现就不是了。你要把她送人,不是么?”杰尔夫反驳了回去。

    “你懂什么?能够继承间桐家的魔术刻印,能够继承间桐家的魔道传承。这对于樱对于远坂家都是一件好事。”

    杰尔夫目光直视着时臣,似乎要用眼神将他看穿:“所以你就把她抛弃了?”

    “我...”就在时臣再次打算反驳的时候,手中的权杖再次发出红光。时臣再次从恍惚中清醒过来。

    “你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用这种卑劣的手段。你这是在挑衅一个古老的魔术师家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