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八百五十章大帝降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锵,圣剑与魔枪鸣金相交,谁也分毫不让。lancer刷了个枪花退到一边,心中暗赞,就算被他封住了左手的saber实力依旧不可小觑。

    那可是不列颠的骑士王。想在正面胜过对方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不过这样才有趣..ncer的眼底闪过一丝兴奋。这样的战斗正是他所期待的啊。

    “觉悟吧saber,圣杯终究是我的。”

    “这是你在我还没有拿到圣杯时才能说的话。lancer!”单手使剑的saber毫不让步。

    相互挑衅着、试探着,谁也不敢大意。

    两个正处于兴奋中的骑士英灵,谁也没有注意到就在两人所在地不远处的阴影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道人影。

    不止是他们,所有关注着这场战斗的从者和御主都没有注意到。

    “似乎来早了一点,rider来没来。”杰尔夫说着抬头望向天空,一道光亮逐渐在他眼中放大。

    “哟,真是不禁念叨...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这不是来了么。”

    伴随着那道光亮,雷鸣般的轰鸣声划破天空。

    “!!”

    “!!”

    专注着场上局势的几人,心中具是一惊。

    有其他人来了。

    轰!平地一声惊雷起,犹如实质的雷电打在两人即将交手的中心处。lancer、saber迅速退开,一个巨大的飞行物在天空中划出一道直线,朝着两人直奔而去。

    “阿咯咯咯~~”伴随着一连串意义不明的吼叫声,两头威武不凡公牛踏空而来,拉着一辆豪华壮丽的战车从天而降。

    伴随着绚丽夺目的雷光,一个巨型壮汉出现在几人的视野中。

    壮汉双手猛的朝两人张开,saber与lancer被这壮汉的动作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举起手中的武器。

    “在本王面前!双方都给我收起武器!”

    霸气无比的宣言,语气就像述说一件事实一样理所应当。炯炯有神的眼神和气势似乎要将针锋相对的剑锋与枪芒都逼回去似的。

    rider一出场就喧宾夺主,霸气无比的出场方式吸引住所有人的注意。rider本人更是很喜欢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

    “哈哈哈,我果然很快。小哥还没有过来呢...”正当所有人都揣测rider目的的时候,他忽然说了一句意义不明的话。

    “rider,在背后说人坏话可是一件不好的行为。我比你更先来一步呢。”

    谁知话音刚落,便听到另一个声音响起。看到杰尔夫从阴影中走出,saber与lancer心中一颤。有人隐藏在他们身边,居然没有发现?

    “哈哈哈...你果然非同一般,小哥。”

    拿着狙击枪躲藏在屋顶的卫宫切嗣看到杰尔夫后也皱起了眉头,刚才用红外线探查仪的时候有这种人么?

    我可以肯定没有。

    下一秒让卫宫切嗣寒毛都立起来的事情发生了,自己通过瞄准器观察对方的时候,对方竟然抬起头望着自己笑。

    被发现了...

    卫宫切嗣俯下身子,立刻潜到其他地方。

    “本王乃征服王伊斯坎达尔,在这次圣杯战争中以rider职阶现世。来自各个时代的英雄们,快快报上名来。”

    霸气无比的出场没过多久便是霸气无比的宣言,再次镇住了所有人。

    当然也镇住了身为rider御主的韦伯...

    只见他张大了嘴巴呆呆的看着rider,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愚蠢...潜藏在暗处的魔术师们纷纷对rider的行为作出评价。如果不是rider散发的气势让他们忌惮不已,纵使如此rider也在这些人心中除名。

    一个脑子有问题的热血傻瓜,就算力量再强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殊不知那些漫画中的主角,往往都是热血的傻瓜。

    只有心中龌龊的魔术师们才会觉得rider的行为无比愚蠢。堂堂正正的王道之路,足以让某个成天躲在角落里偷偷摸摸策划着什么的老虫子感到自惭形愧。

    只可惜,魔术师没有羞耻心一说。不择手段才是魔术师的主流趋势。

    不过堂堂正正的自报家门倒是赢得两个从者的不少好感。

    其实很多从者只要对方的能力没有什么缺陷、弱点。就算报上家门让对方知道了身份又能怎样?

    就像这位rider,如果他不主动使用,谁又能猜得出他有什么能力?

    “不列颠之王,亚瑟。”

    “费奥纳骑士团,迪卢木多。”

    反正刚才对手已经猜出自己的身份,隐瞒下去也是没有必要的。

    听到两人的身份后,rider心中一片火热,当即询问对方是否愿意加入到自己的麾下。

    结果嘛...自然是被拒绝的。

    一个是传说中的亚瑟王,一个是大名鼎鼎的费奥纳骑士团首席勇士,怎么可能单凭几句话就投靠别人。

    rider的行为更是让他在一众魔术师们心中的评分大减。

    不只是蠢,还很天真。

    而被拒绝的rider没有感觉到半分尴尬,饶了饶头:“待遇什么的好商量。”

    “够了!”x2

    rider的这句话把本来还好好的两个从者给彻底惹毛了。

    “身为不列颠的王,你的这番话我将视为挑衅。”saber抬起手中的圣剑指向rider。

    “我也不会背叛自己侍奉的君主,如果你再干涉我和saber的决斗并且继续这种无聊的话题...”说道这里lancer顿了顿,再次举起手中的长枪。

    “想同时面对我们两个吗?rider。”

    如果说一开始自报家门能增加双方100点的好感达到陌生人的地步,那么刚才这一番交涉就直接倒扣一万点变成敌对。

    “...”rider刚想开口,一个慢条不絮带着某种奇特腔调的声音响起。

    “我当是谁莫名其妙偷走了我找过来的圣遗物,原来是你啊。韦伯*维尔维特,看来我得为你特别开设一堂课...”

    抑扬顿挫的语句,就像被捏住了脖子的公鸭与一只会下蛋咯咯叫的公鸡的混合型。听的杰尔夫有着滑稽的感觉。

    我想起来了,热衷于歌剧院的那老古董们最喜欢的语调。

    “魔术师之间是如何自相残杀的。”

    在那抑扬顿挫声音最后一个字落下,韦伯的脸上已是一片惨白。他认出了那个声音的主人,正是他的导师肯尼斯。

    他来参加这场圣杯之战,也是为了向肯尼斯导师向时钟塔的所有人证明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