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八百五十五章绿帽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杰尔夫十分无语的注视着自己手背上多出来的一道印记。

    那是一个圆形烙印着数个如同血轮眼勾玉一样的图像,中间由一个呈弧线的线条分割开来。如同血液的颜色一样鲜红鲜红的。不只是图像像,就连颜色也和血轮眼的勾玉很像。

    像什么都是其次可以放到一边,毫无疑问这是令咒的标志。

    前一天晚上还没有,第二天醒来杰尔夫便发现自己的手上多了这么一个玩意。

    心中怀有愿望得到圣杯的回应并在魔术师身上留下圣痕一样的印记,这就是所谓的令咒。

    杰尔夫心中当然有愿望,是个人只要不安于现状心中都会有愿望。只是自己的愿望所谓的圣杯根本无法实现,不要说圣杯就连龙珠世界的神龙都无法实现。

    既然都无法实现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自己手上会出现令咒?

    杰尔夫表示十分不解。

    再者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自己体内有魔力不假,可是却没有所谓的魔术回路这种东西。圣杯为什么会找上自己?

    四周的结界没有丝毫异样自己也没有任何感知,仿佛这令咒天生就长在杰尔夫的手背上。

    区区借助第三法力量构成的圣杯拥有这样的能力?

    说实话杰尔夫不信。

    杰尔夫自信不要说借助第三法力量构成的圣杯做不到,就算第三法魔法使亲临,他也无法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在自己手上搞小动作。

    还有一点更是让杰尔夫不解,明明参加圣杯之战七个职介的英灵都已经齐聚了。为什么还要给自己令咒?

    难道要自己召唤出违规英灵?avenger?teacher?

    感觉好像有人故意为之一样。

    嗯?故意为之?

    杰尔夫感到手背一阵微微灼热感传来。

    这是有人在试图与自己联系?

    “我管你是谁,不经我同意谁允许你私自搞小动作的?”杰尔夫在自己的手背上,轻轻一抚。令咒即可消失在眼前。

    倒不是说杰尔夫把令咒抹除了,在这次圣杯之战结束前手背上的令咒暂时是无法消除的。

    他只是将它封印了而已。

    几天后caster似乎忌惮的杀戮和疯狂的行为彻底激怒了其他的御主,尤其是在看到caster的暴行后,更是对其残忍到令人发指的行为不能忍受。

    期间caster袭击了卫宫切嗣与saber所在的爱因兹贝伦城堡。不过被saber和lancer联手教训了一顿后败兴而归。

    lancer的御主肯尼斯趁机潜入城堡找卫宫切嗣solo,报之前酒店被炸毁害他差点gg的仇。由于太过大意没有调查清楚卫宫切嗣的手段和身份,因为自己的作死行为被卫宫切嗣一颗起源弹击中,烧毁了体内大半的魔术回路导致全身瘫痪。

    若不是lancer的魔力提供者另有其人为其未婚妻索拉,恐怕那一颗起源弹就足以让其退场了。

    只是现在全身瘫痪肯尼斯感觉比自己狼狈退场还要痛苦。

    他的未婚妻索拉当着他的面和自己的从者lancer在搞暧昧,甚至不惜掰断自己的手指从自己这里强行夺取令咒。

    大意了...真是,大意了啊。躺在废墟中病床上的肯尼斯无比的悔恨。

    当真是一招棋错,满盘皆输。严格的说就以魔术师的天赋而言,肯尼斯绝对是七位御主之中最强的。原本的他只当这是度假来的。

    无论是卫宫切嗣还是言峰绮礼甚至是远坂时臣相比起他都略逊一筹。只是才能不等于战斗力,更不等于智商。

    第一个即将淘汰的御主竟然是他。

    不但搭上了自己的前途,更赔上了自己的未婚妻。当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看着自己未婚妻在面对lancer时那小女孩般作态的模样,顿觉一顶绿油油的大帽子扣在自己的脑门上,而且绿的发亮,肯尼斯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通过契约肯尼斯看到了lancer迪卢木多的过去。

    背叛自己的君主,勾搭君主的未婚妻。甚至是叛逃...

    一边高喊着忠义无双只听命于君主,一边暗地里做着背主之事。

    再联想到lancer屡次不停自己命令的行为,甚至在袭击卫宫切嗣时自己的命令明明是与caster一起狙击saber,他却帮助saber一起对抗caster。

    最后就走自己的时候明明有能力杀死卫宫切嗣居然放走了他。

    为的竟然是所谓saber的高尚品质?身为君主的我,圣杯,甚至是这场战争都不如saber什么高尚的品质重要对吧?对吧?

    他不知道在原剧情之中的不久后,为了对抗召唤海魔的蓝胡子lancer折断了必灭黄蔷薇。

    也许对于一个英雄而言,这是值得敬佩的事。但是对于君主而言这样的行为和叛徒没什么两样。

    种种迹象都表面这个男人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般忠诚。

    这人是有前科的!我被骗了,我被他的外表欺骗了啊!

    索拉那个男人很危险!很危险啊!快离开他!

    肯尼斯想要大声告诉自己的未婚妻,可全身瘫痪的他根本做不到。

    就算说出来了,他的未婚妻也不会相信他的话。她的一颗芳心都扑在名曰迪卢木多的从者身上,恋爱中的少女智商都是没有的。

    索拉不仅将肯尼斯的伤全都推到肯尼斯自己身上,说他是自作自受,反而还安慰起lancer。

    “我已经发誓效忠肯尼斯大人作为君主了。”

    “看着我的眼睛...”索拉一脸迷醉的盯着lancer的脸庞。lancer却将头别到一边不敢正视对方的双眼。

    “lancer,和我一起战斗,保护我,支持我,和我一起得到圣杯。”

    ...

    两人都以为肯尼斯早早的睡下,谁都不知道肯尼斯此时却无比的清醒,甚至能清晰的听见两人的对话。

    是在嘲讽我吧,这就是在嘲讽我吧。肯尼斯只觉得站在自己面前lancer的一言一行都在暗示着什么。

    这一切都是阴谋。

    可恶的lancer、可恶的韦伯、可恶的卫宫切嗣啊。

    好不甘心,不甘心啊。

    但是再不甘心又有什么用呢?

    “初次见面,魔术师肯尼斯。”空无一人的废墟中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

    “谁?”肯尼斯吃力的喊道,一个人影逐渐由模糊到清晰出现在他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