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八百六十三章螳螂捕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久宇舞弥不知为何没有选择狙击索拉的头颅,而是瞄准了索拉拥有令咒的那一条手臂。

    也许是害怕一击不成,导致lancer被召唤影响到切嗣接下去的计划。所以她选择了最稳妥的做法,即使这个做法会让被狙击者痛苦万分。

    狙击弹毫无意外的命中了索拉的胳膊,鲜血四溅。索拉在惯性的作用下倒在了地上。

    “啊啊啊...”索拉从地上机械性的爬了起来,看着不远处的断手惊恐的大叫起来。

    她惊恐的原因不是因为自己的手断了,而是因为那只手上的令咒。

    连手臂被打断的剧痛都浑然不在意。

    挣扎着爬向那条断手,用仅剩左手努力朝那条断手抓去。然而她的做法却让不远处潜伏的久宇舞弥误以为她的动作是想要召唤lancer。

    标准镜又再一次对准了索拉。

    又是一颗子弹。

    而这颗子弹却是对准了索拉的头颅。

    一枪爆头,脑浆迸裂!

    久宇舞弥这时从暗处走出,警惕的对四周的环境作了一番侦查,确认没有陷阱后来到索拉的尸体面前,在索拉的尸身上补了一刀。

    久宇舞弥是在战场中与卫宫切嗣相遇的,所以她深知补刀的重要性。战场上敌人可不会和你讲什么仁慈,装死偷袭的人并不在少数。

    做完这一切后来到索拉的断手面前,确认是lancer的令咒无误后打开了耳边的耳麦汇报道。

    “切嗣,已确认击杀目标。并把连同令咒的右手一起切除了。”

    “做的很好,现在马上从那里离开。lancer马上回注意到的,在lancer消失前务必保证自己的安全不能让他找到。”

    “是。”

    正在与saber交战的lancer忽然脚下一软,痛苦的半跪在saber面前。

    “lancer你怎么了?”见lancer身体似乎不适,saber不但停下了进攻反而关心的问道。这让一直关注着战局的切嗣眉头直皱。

    这个亚瑟王不但是个女的,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迂腐。乘他病要他命才是最合适的做法。

    lancer忽然朝saber一枪刺去,只是失去魔力供给步履阑珊的他又怎么可能打的中saber,被saber一剑轻易荡开。

    “lancer你干什么偷袭我?”

    “卑鄙!”lancer咬牙切齿的说道,愤怒的眼神直视着saber。

    “你这个卑鄙小人!圣杯对你们真的这么重要?胜利对你们真的这么重要?妄我一直当你是个值得敬佩的对手,没想到你却和你的御主是一样的。果然不愧曾是不列颠的王,手段真是不一般。”

    “什么?”saber大为不解。明明偷袭的人是你,为什么说我卑鄙?lancer的最后一句嘲讽更是让她有些动怒。

    “lancer收回你的最后一句话,否者我将认为这是对我的侮辱和挑衅。”

    “侮辱?saber你别在这里演戏了,你和你的御主是一丘之貉。不就是想要破除我的诅咒吗?你想杀的话就杀吧,这次算我迪卢木多瞎了眼。”lancer毫不示弱的回道。

    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就算用saber不动手他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明面引我出来战斗,暗地里却趁着我与御主契约不稳定,不易感知她附近情况这一弱点趁机偷袭她。saber,不,亚瑟王你真是好算计。”

    “果然身为王者身为首领的人没有一个人是好东西,统统是一不讲信用的伪君子。亚瑟王你不配自称骑士王,你不配自称骑士。”

    由于马上将要退场,lancer疯狂的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怨气。

    “御主?偷袭?我明白了。”saber恍然大悟,心中顿时涌出一种被欺骗的感觉。这不止欺骗了自己更侮辱了骑士间神圣的决斗,转过身愤怒的朝四周大喊:“切嗣!我知道你在这附近,出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需要一个解释!”

    “为什么不杀了他。”看着lancer的身体一点一点的化作星点,切嗣确认安全后这才从树林中走出。他的第一句话并不是对saber的解释,反而是质问。

    “切嗣!”saber眼中的怒火更甚。相信如果对方不是自己的御主,她一定会朝对方挥剑砍去。

    一次又一次的践踏着她视若珍宝的骑士精神,每一次都用卑鄙的手段。尤其是每次都利用自己。

    要是好感度能具现那么切嗣在saber那里的好感度绝对是冷漠甚至是敌对的存在。

    两人的相性比起lancer与肯尼斯之间也没好上多少,只能说卫宫切嗣有一个好老婆,正因为有爱丽丝菲尔作为缓冲saber才一次又一次的信任切嗣。

    相反lancer这边...索拉这个未婚妻只能起到负面作用...除了提供点魔力外基本只处于帮倒忙的阶段。

    无视saber的怒火,也没有回答更没有解释。切嗣掏出打火机再次为自己点上一根烟自顾自的抽了起来,等待lancer魔力耗尽自动退场。

    正在这时,切嗣耳边的耳机再次响起。传来的声音却让切嗣脸色大变。

    “切嗣...小心...滋啦、噗嗤...”

    久宇舞弥被人袭击了!切嗣二话不说立刻转身躲到一颗大树背后,拿出枪械暗中观察起来。

    瞟了一眼自己的从者saber,发现她任然在和lancer沟通着什么。lancer的半个身子以上都变成透明了。

    没用的从者,切嗣在心中再次对saber打上这样的标签。

    “卫宫切嗣。”熟悉的腔调音在周围响起。一个人影出现在切嗣的视野内,让他瞳孔骤缩。

    蓝色的外套,头上如同打了过量发胶的金色大背头。

    不是在他认知里已经退场的肯尼斯又是谁?

    不可能,他中了自己的起源弹纵使不死,最起码也是魔力暴走全身瘫痪。在自己魔术师杀手生涯中无数次验证过。

    而面前这个肯尼斯身体无恙不说,全身上下的魔力波动更甚从前,完全没有一丝中枪的痕迹。怎么想怎么都觉得不可思议。

    真是太不魔法了。

    肯尼斯如同在自家花园中散布般轻松,漫不经心的从lancer、saber身上一一扫过。最后目光停留在切嗣躲藏的那颗大树上。

    “主上大人您没事?”lancer惊呼道。

    肯尼斯闻言转过身俯视看lancer,脸上满是嘲弄之色。

    “见到我没事你很失望吧?lance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