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八百七十五章城堡的闯入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一个御主提供一个从者魔力就够吃力的,就算是几人中最优秀的肯尼斯都做不到不然他一开始也不会想到用索拉的魔力这种取巧的方法,一般的魔术师若是两个从者的魔力...大概会被吸成人干吧。

    rider挥手打断,难得的收起笑容面色严肃:“是背叛吧。”

    assassin?还用问?肯定已经死了吧。

    时臣苦笑着点了点头:“所以虽然我很想帮助你们,可是我已经不在这场战争内了。我需要保护我的家人,希望你们能理解。”

    rider点点头站起身子,将韦伯整个人提了起来:“抱歉,那么告辞了。我们另外去其他地方看看好了。”

    不将无辜者卷入战争这也作为王的职责。

    “你们有其他目标了吗?”远坂家大门外,杰尔夫忽然出声道。

    rider摇了摇头,有些颓然:“看来只能在公园和农场中选一个地方了。”

    闻言杰尔夫露出一个皎洁的笑容:“我倒是知道一个不错的地方,有城堡还有花园景色宜人绝对符合所有英雄们的身份。”

    “哦?愿闻其详。”听闻杰尔夫这么说,rider也来了兴致。

    “saber的御主爱,圣杯之战御三家之一的因兹贝伦家。”

    “是吗?”rider捏了一下下巴上的红胡子,右拳锤在左手掌心拍板:“就定在那里了。”

    至于saber的master是否愿意他选择性的忽略掉了。

    “真是可惜呢,小哥。你既不是御主,也不是从者。这次的宴会就没办法参加了。”rider略带遗憾的冲杰尔夫道。

    “我对你可是很期待的呢。”

    “能被你这么重视是我的荣幸,征服王。不过我们会见面的。”杰尔夫在rider与韦伯面前缓缓的举起右手,手背对准两人。令咒在朝阳下,散发出淡淡的红芒。

    “就在前几天,我也拿到了令咒。”

    “喔?哈哈哈...原来小哥也是众多御主之一啊,你能来参加那真是再好不过的事,我对明天的宴会是越来越期待了。不列颠的王者、古巴比伦的最古之王、费奥纳骑士团首席勇士、神秘的黑色骑士再加上小哥你。以及本王,征服王亚历山大伊斯坎达尔!各个时代的强者们齐聚一堂,要是能让你们都归于本王麾下,想想都是一件令人振奋的事。”

    “对了小哥,你召唤的从者是哪个时代的英雄?不,你不必告诉我。就留给我一丝悬念吧,只有未知的征途征服起来才更令人热血沸腾。”

    “没想到你连berserker都邀请到了。”神秘的黑色骑士,现存的从者里也只剩下berserker了。间桐鹤野、间桐脏砚。

    rider指了指自己的脑门:“嗯,他的master这里虽然有点问题,不过也算能沟通。费了我老大的劲呢。”

    “对了,我还得去通知archer那个金皮卡。那小哥我们就先走了,记得明天晚上早点来哟。”

    rider带着韦伯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趁着还有一天半的功夫,把“魑魅魍魉”重新锻造一番吧。正巧有某个土壕打赏了一大堆的材料。

    黑夜再次笼罩艾因兹贝伦的森林,郁郁葱葱代表了生机的绿色森林在夜间却如同死寂的黑森林一般。

    夜晚依旧漆黑而静谧,就算过去了那么多天,分布在四处的激斗痕迹仍清晰可见。

    卫宫切嗣在与肯尼斯的战斗中受了重伤,即使有爱丽丝菲尔的治疗魔术也没有那么迅速恢复。

    爱丽丝菲尔与saber肩并着肩站在城堡的瞭望台上。爱丽丝菲尔的心情非常沉重,她从未见过虚弱成那副模样的切嗣。久宇舞弥的死对于卫宫切嗣的打击不小,身体上与心灵上的双重打击让卫宫切嗣到现在也没能彻底振作起来。

    都是因为我,如果我那天也在场。如果我剑鞘在久宇舞弥小姐的体内她也许就不会...

    作为人造人存在善良的爱丽丝菲尔甚至不明白久宇舞弥背着自己与切嗣之间的关系在正常人的世界中叫做小三。

    说到底爱丽丝菲尔来到这个世界也不过只有短短九年的时间,很多事她都不是非常清楚。

    是的,换算成普通人类的时间,爱丽丝菲尔实则只有九岁。

    顺道一提,她与卫宫切嗣的女儿伊莉雅今年八岁。她们母女二人之间相差的只有一岁。

    卫宫切嗣在爱丽丝菲尔只有一岁的时候...细思极恐。

    忽然一阵轰鸣声在爱丽丝菲尔的耳边响起。不仅如此,这撕裂黑夜的轰鸣声还给她的魔术回路造成了巨大的负担,晕眩感几乎让爱丽丝菲尔倒在saber的怀中。

    “爱丽丝菲尔?!”

    轰鸣声来自近距离雷鸣,随之而来的魔力冲击意味着城外森林中的结界已遭到攻击。虽然结界不是那么容易摧毁的东西,但术式已被破坏了。

    “正面突破?....这股魔力!是rider!”saber承担起保护爱丽斯菲尔的责任,身上的黑色西装瞬间换成银白色的钢铁盔甲。

    神牛叫声伴随着铁蹄与车轮滚动的声音同时而至,闯入爱因兹贝伦的城堡。

    在灯光的照耀下,来人的确是驱使着神牛战车的rider。

    然而在看到rider身上那件印着大战略的白t恤时,两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有谁会穿着一身休闲装来打架啊。

    “哟,saber。听说了这里的城堡之后我就想来看看...没想到居然是这么寒酸的地方,嗯?”rider四下打量一番后吐槽道。

    “喂,骑士王,别老穿那身死板的盔甲了。你今晚不换身现代行头吗?看看我的。”rider说着拍着胸口啪啪作响。

    白色的t恤与牛仔裤的搭配,怎么看怎么刺眼。

    “你...”saber深吸了口气,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镇静地说道。

    “rider,你来这里干什么?”

    “哈?”saber让rider神情一顿,疑惑的看着她:“你该不会是忘了吧,你可是亲自答应我参加圣杯问答的。难道你想赖账?”

    “我自然没有忘记,也的确是答应你没错,可是你当初连地址都没有告诉我就匆匆离去。”

    “而且...这和你现在擅自闯入这里有什么关系?”

    “噗”一声嗤笑在空旷的大厅中异常的刺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