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八百七十九章圣杯问答(阿尔托莉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虽然这么说有些过分,但是这位黑骑士啊,我们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rider有些头疼的对berserker道。

    berserker闻言沉默了,似乎真的听懂了rider的话。一声不吭的站在原地。

    rider走到berserker拍了拍他的肩膀:“真的很遗憾,我们无法得知你的愿望了。”

    berserker身姿没有动只是脑袋缓缓转向saber,一言不发的盯着她怔怔出神。他想要伸出手将那个娇小的身体抓住,可惜却怎么也迈不出那第一步。明明近在眼前,却无法传达自己内心的想法。

    明明近在咫尺,这咫尺之间却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吾王啊!

    我想要得到您的救赎!我想要回到那围坐在圆桌边与同伴们与您共同商讨国家治理的日子!我想要回到那个追随在您身边的日子!高声呼喊着“吾王剑锋所指之处,就是吾等冲锋之地”的日子!

    我从未有一刻如此悔恨过自己犯下的罪过,我从未有一刻不怨恨自己对您刀剑相向!

    有些事做过了才会后悔,有些人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可惜他的王根本无法识别出全身被厚厚的盔甲所覆盖,外部更是掩盖着一层黑气的他。

    那个眼神那个身姿似乎有一种熟悉的感觉。看着berserker,saber心中微微有些触动。

    “那么最后一位,saber哟你的愿望究竟是什么?”rider的声音让saber的视线从berserker身上移开。

    我的王者之道是我的骄傲!

    saber转过身,目光凝视着在场的所有人。声音前所未有的坚定:“我想要拯救我的故乡。我要改变不列颠灭亡的命运。”

    saber的话由如一柄利剑穿透了berserker的内心,即使在狂化到丧失理智的berserker即使全身被坚硬的盔甲包裹着内心也感到无比的痛。

    吾王啊!

    荣耀即吾命!但我却背叛了它,背叛了您!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唯有以死来谢罪!

    berserker正要行动,忽然身体一僵。如同被施了定身法一样,身体完全不能自如行动。

    湖之骑士哟,现在还不是你行动的时候。让我们来见识一下吾王的信念与吾王的夙愿,好好倾听一下她从未在我们面前吐露的心声吧。

    berserker的耳边响起一个让他熟悉的好听女声,那声音中似乎蕴含着某种魔力让他那颗躁动的心竟然慢慢沉寂下来。

    saber的话充满了气势,待说完后众人瞬间沉默下来。包括在场的魔术师们听到之后都一言不发。

    既没有赞美也没有反驳,有的只是死一般的静。安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清晰的听见。

    “saber...”lancer轻声说道,欲言又止的神情让saber翡翠般纯洁美丽的大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如果说另外两位身为王者的从者对她的信念产生质疑这并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道不同不相为谋。可就连同样身为骑士的lancer眼底流也露出一丝怜悯,这就让saber心中万分不解。

    最应该理解我的,不应该是同为骑士的你吗?

    我是骑士王,不列颠的王者。

    我坚持我所坚持的信念,我不需要别人的怜悯!更不需要别人的可怜!

    她在质疑她的传说?!

    魔术师们更是不理解saber的愿望,像他们这样一自私自利的人永远无法明白身为不列颠的王者,那娇小的肩膀上到底肩负着多么沉重的使命。

    真是让人越是了解她就越是心疼。杰尔夫端起酒杯轻轻的喝了一口,脸上挂着少许的红晕,一双眼睛微眯起来。

    “我说,骑士王,不会是我听错了吧。”rider打破了沉默。他的一张大脸上写满了疑惑。

    “你是说要‘改变命运’?也就是要颠覆历史?”

    “是的,如果圣杯真的能够实现所有愿望的话!那么这个也一定能实现!”saber理所应当的说道,在她看来是在正常不过的事。

    rider略微迟疑,还是问了出来:“啊,saber?我想确认一下...那个不列颠毁灭应该是你那个时代的事吧,是你统治的时候?”

    “是的!所以我无法原谅自己。”

    saber闻言,语气更加坚定:“所以我很不甘心,想要改变那个结局!因为我才导致了那样的结局...”

    “呵呵...”archer哄然笑了起来。那是种低俗的不顾任何理解的笑,就像听到一件极其荒诞的事情。

    面对这莫大的屈辱,saber脸上充满了怒气。她最最珍视的东西竟然被archer嘲笑:“archer,有什么好笑的。”

    archer、saber、rider正在讨论的三人甚至是呆呆望着saber的lancer均没有注意到,一旁的berserker的双眼已经被一片血色覆盖,更是将双拳捏的变形了。然而他原本因为狂化而丧失的理智却奇迹般的越发清晰起来。

    这一切都是罪臣的错责!

    吾王啊,正所谓君辱臣死!就让罪臣之后为您尽最后一点力吧!

    唯一注意到的只有berserker的御主鹤野。

    berserker你到底是怎么了?从刚才saber说话开始你就变得不正常起来。

    “自称是王...被万民称颂...这样的人,居然还会‘不甘心’?哈!这怎能让人不发笑?杰作啊!saber,你才是最棒的小丑!”丝毫没有将saber的愤怒放在眼里,archer边笑着边断断续续的说道。

    “你先等等骑士王,你难道想要否定自己创造的历史?”archer说完,不等saber反驳rider就立刻开口。从语气上来看,他与archer是站在一边的。

    “正是。很吃惊吗?很可笑吗?作为王,我为之献身的国家却毁灭了。我哀悼,又有什么不对?”

    回答她的是archer的又一阵爆笑。

    “喂喂,你听见了吗rider!这个自称骑士王的小姑娘...居然说什么‘为国献身’!”

    archer的嘲笑与rider的再次沉默让saber被感受辱。

    “打断一下。”原本静静聆听着的杰尔夫第一次开口,没想到他转过身却对着archer开口道:“这样恶心的假笑声是不是可以稍微收敛一点了?你的笑声真的很难听唉,archer。”

    “什么?”

    “其实你的内心是在向往这样的saber吧。”

    archer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狐狸,瞬间跳了起来:“我怎么可能会向往这个可笑的小丫头!”

    “哦,是吗?也许吧!你现在会觉得saber可笑,只是因为你还不成熟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