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阅读网

第九百零五章你在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右上方的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
    正当众人都做好一绝死战的准备,黄金archer却突然直径从天上掉了下去。

    “怎么回事?”圆桌骑士团们面面相觑一脸茫然。

    “你们谁攻击他了?”

    高文再次做出表率:“小心一点这可能是对方的诡计。”

    一众骑士们点点头,拿出十二万分精神全神戒备起来。虽然落于下风,但黄金archer的实力是得到他们肯定的。

    这个狡猾的家伙居然想用这么拙劣的诡计对付他们。

    此时的黄金archer却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胸口,身上那套金光闪闪的铠甲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裸露的肌肉。

    咚、咚、咚、咚...一阵阵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从黄金archer胸口发出,只是这心跳声太大,大到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中破土而出。

    他感觉自己的胸口正在燃烧,浑身上下酥软无力提不起一丝魔力。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黄金archer挣扎着用尽自己最后一丝气力将王之财富打开,想要从自己的宝库中找到治疗自己身体异常的药。

    可当药剂灌入自己口中后,身体的异状不但没有缓解半分反而反应更加剧烈。

    而在这一刻,黄金archer在自己的心跳声中听到了第二个心跳。

    第二个心跳?!有什么东西!就在自己的心脏处!但为什么?明明自己现在是灵体为什么还会有这种反应。

    接着黄金archer心中升起一个可怕的念头。

    自己的身体被人动过手脚了?!被人改造过!

    远坂时臣?!不...不可能是他!

    难道是绮礼?!

    “archer,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正巧这时,不远处响起言峰绮礼的声音。他看到黄金archer掉下去后半天没有反应,所以打算过来看看发生什么事情。

    而这时黄金archer忽然感觉到有一丝魔力回到自己体内。

    该死的绮礼,果然是你!

    黄金archer没有多想,再次开启王之财宝。在言峰绮礼将身子探入黄金archer所在草丛的一瞬间,一把金色的长枪没入言峰绮礼的胸口。

    “archer?!为什么...?”言峰绮礼难以想象的看着自己胸口的长枪,不解的看着黄金archer。口中伴随着血沫不断的涌出断断续续的道。

    为什么...明明要胜利了...

    还是说这一切都是你的计谋?你这家伙一开始就没有相信我?

    伴随着鲜血的涌出,体力迅速流失。噗通一声,言峰绮礼倒在地上。眼睛刚好死死的瞪着黄金archer。

    言峰绮礼的眼神逐渐涣散,而在这一刻原本遗忘掉的空白记忆突然拥入绮礼的脑海中。只见他瞪大了双眼...想要抬起手,结果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被某种力量禁锢着什么也做不了。

    他想要出声提醒黄金archer,可是却连嘴唇也无法张开。身体越来越虚弱,眼皮也越来越重,似乎有一个声音在自己的耳边轻声呢喃着“睡吧”、“睡吧”。

    接着一声孩童般的轻笑声在他的耳边响起。声音的主人是男是女却已经分不清了,因为他的大脑已经失去了基本思考的能力。

    在临时前的最后一刻,印入言峰绮礼眼帘的是一株小草。一株顽强的小草,一株在石头缝中长出来的小草。

    这一刻言峰绮礼似乎除了愉悦之外又发现了一个能让他触动的第二个感觉。只是这一切都来到太晚了也太迟了...

    言峰绮礼的瞳孔在一阵聚缩之后彻底失去光彩。

    被称为愉悦神父的他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黄金archer的手上。

    “怎么回事?难道不是绮礼?”在黄金archer杀死言峰绮礼后,那种被人控制的无力感又再次袭上心头。

    很明显自己被人耍了。

    这让黄金archer心中的怒火达到了巅峰。

    “该死的,到底是什么人?不要让我知道是谁?居然敢耍我,混蛋、混蛋、混蛋!”

    咚、咚、咚,胸中第二个心跳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响,越来越快甚至已经盖过了黄金archer原本的心跳。

    那个东西想要出来!

    黄金archer所躺着的地面上,纯黑色如同石油一样的东西正在不断的溢出。刚开始还只有一点点,到最后那黑色的物质已经覆盖了黄金archer的大半个身体。周围绿色的小草在沾染到这黑色的物质后迅速枯萎、死去,仿佛被夺走了生命一般。

    恍恍惚惚之中黄金archer似乎看到自己眼前浮现出一个巨大的金色杯子。

    那个东西...

    就是圣杯?!

    黄金archer面前的圣杯完全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圣洁,从上面反而不断传来一种令人作呕的腐朽气息。

    这种东西真的是自己宝库中的?

    黄金archer不禁想到,随后立刻否认。

    这种东西就算送给我我也不要。

    “嘻嘻...”黄金archer的耳边也同样传来一个孩童的嬉笑声。

    无论是什么东西也别想...

    噗嗤,一只白嫩的小手从黄金archer的胸口破出。

    竟然拿本王的身体当孵化室,你当本王是什么?

    “当然是养料啊...”一个清晰无比的声音在黄金archer的耳边响起。黄金archer猛然转过身子...

    他看到了一只巨大的红色独眼。

    中间的瞳孔处一片血红,周围的眼白处布满了血丝,黄金archer甚至连上面的每一根毛细血管都能清晰的看到。

    充斥着无尽的不详,仿佛承载了整个世界恶意。

    最可怕的是那只独眼正死死的凝视着他。

    你在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不知为何黄金archer忽然想到这句话。

    此刻他的身体包括胸口已是冰凉一片,身体、心跳、仿佛连灵魂也一起被冻结了一般。接着那只巨大的独眼渐渐消失,化作一张充斥着无穷腥臭味的大嘴一口将其吞噬...

    嘻嘻,伴随着黄金archer被吞噬。

    一个白色短发的萝莉形象的角色出现在黄金archer消失的地方,它的身体被一件大大的红色披风包裹着。

    而在另一边,圆桌骑士团与杰尔夫、梅莉等人惊异的目光下,一个巨大的金色杯子正徐徐从黄金archer所掉落的地方升起。

    而那金色的圣杯之中却有一股充满腐朽的气息正不断的溢出。腐朽的味道即使隔得老远也能清楚的问道,或者说只要身为人类就能清楚的闻到。

    “小圣杯?大圣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